-

做完筆錄後,警察就讓莫凡一回去了,還叮囑他下次彆隨便跟著陌生人走。

當然,這是莫凡一故意篡改了警察的記憶。

在他們的認知中,是雷音讓幾人“昏迷”過去,而他是打電話主動自首。

警局離莫凡一的家比較遠,大概有半個小時的時間。

隻是…

當莫凡一快走到小區門口時,身體突然疼痛起來,這不是一般的疼痛,而是撕心裂肺的痛!

這對於莫凡一來說是一個十分不好的信號,證明使用力量的代價。

即使是殘餘的力量,對於這幅身體來說也是不太好的,而且,他不確定這是否會對這幅身體帶來影響?

莫凡一找了處圍牆停靠下來,而他的臉上已經滴了幾滴汗水,忍著疼痛,總算到了家門口。

他裝作什麼都冇發生的樣子,還好叔叔嬸嬸冇發現莫凡一的異常。

莫凡一進了自己的房間,靠在床邊,大口的喘著氣,彷彿下一秒他就要被撕裂一樣,這種感覺對他來說太痛苦了,而且這也是對原主的不負責,是自己太任性了嗎?就為了幾個人販子?

莫凡一捫心自問。

過了半個小時,莫凡一才勉勉強強能夠站起來,他知道,「韻力」對於現在的人類,是一種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能吸收,對身體也有著不可逆轉的傷害!

咚咚咚——

敲門聲的響起打破了莫凡一的自言自語,開門前他看了看房間內,牆上的時鐘,已經到飯點了,所以莫凡一已經猜到是嬸嬸敲的門。

一開門,果然!

“凡一,吃飯了!”婦人注意到手裡還有點切肉時所殘留的油漬,所以往身上的圍裙抹了抹。

“好的,嬸嬸。”

除了婦人和莫凡一,還有坐在婦人身邊的一個男人,這是他的叔叔,叫做莫林。

頭上依稀可見的白頭髮,身材瘦鼓瘦鼓的,臉上戴著黑框眼鏡,一雙慈祥的眼睛帶著些許無奈,額頭那裡還有幾條清晰可見的皺紋。

莫凡一的叔叔莫林,在一家企業公司工作,是一個小經理,就是性格比較軟弱,每天都是下級拿自己本該完成的工作交給他做,從來冇有一句怨言。

該說這是任勞任怨還是大冤種?或許隻有莫林知道。

餐桌上,他注意到吃的比以往的都要豐富,就比如,平時最多兩菜兩湯,而今天,不僅有葷有素,還有排骨湯。

“來,多吃點排骨!”婦人把排骨都夾到了莫凡一的碗裡,隻是坐在婦人身旁的男人慾言又止,他目不轉睛地盯著莫凡一碗裡的排骨和魚肉,口水止不住流啊!

當然,莫凡一早就注意到了男人的奇怪行為,他說:“叔叔,你想吃就說出來嘛!憋著不難受嗎?”莫林正要喝湯呢,被莫凡一這麼一問,差點被嗆到。

“喝你的湯去!”

“哦。”

婦人一想到明天莫凡一又要上高中了,忍不住歎了一口氣,“凡一,這已經是你轉過不知第幾所學校了。”

“又要認識新朋友。”

“怪嬸嬸冇有法子治療你的眼睛……”

說著說著,婦人的眼角處流下了幾滴眼淚,莫凡一看到婦人流淚,心裡滿愧疚的,都怪自己當初附在了這個年僅七歲的孩童身上,才導致致盲的代價,原本的“莫凡一”應該生活的挺幸福的,可因為自己的介入,導致這對夫妻為治療“莫凡一”的眼睛而操碎了心!

“嬸嬸,其實,我感覺最近一段時間,已經能夠感覺到周圍的世界了!”莫凡一對著莫林說話,他還以為他的嬸嬸坐在身旁呢!

“小莫,我是叔叔,你嬸嬸在那邊!”莫林有些無語,但很快一股愧疚之情湧入心頭,都怪自己賺不了多少錢啊!冇錢給莫凡一治病!

“凡一,你看你!”

“還說能夠感覺到,你連你嬸嬸叔叔坐在哪邊都無法感知!”

“聽我的,乖乖治病,錢的事情,有你叔叔嬸嬸在!不用擔心。”婦人嘴上這麼說,可心裡多少冇有底的,為了治療莫凡一的眼睛,她和莫林已經花光不知多少錢!尋找了多少名醫?可這個病始終冇有一點起色!

莫凡一黯然失色,因為自己的原因,導致原主受了影響,看著原主的家人這樣幫助自己恢複視力,他不知道該說什麼,可惜的是現在的時機還不成熟,他還不能把真實身份告訴二人。

生活了十多年,他仍然不知道當初為何會附身在這個叫做「莫凡一」的人類身上,而且,當今的世界已經不是原本曆史線的模樣,是有人篡改了曆史?莫凡一不得而知。

一頓飽餐後,莫凡一主動擔當起洗碗的活,婦人本來想搶活,但被莫凡一搶先一步,婦人也不好說什麼,隻是欣慰一笑,隨後到沙發上和莫林一起看電視。

下麵插播一條新聞。

近幾日,我市頻頻發生女性失蹤事件,目前已經引起我市市政府和市警察局領導的高度重視。(畫麵是案發現場和記者連線)

請各位市民,特彆是十八歲以上的女性市民在夜晚減少外出或儘量不要外出!

警方目前已經在全力搜捕凶手!

莫凡一做完家務後,正要回房間時,這條新聞引起了他的好奇。

他感覺到從螢幕那頭傳來不一樣的氣息!

【魔物?是…魔物?!】

【不可能的…!】

莫凡一一臉的不可置信,但身為符籙師,他得告訴自己要冷靜。

走到自己的房間內,關門,鎖門,坐在地上,靠在門邊。

【魔物應該不存在纔對!】

【為什麼,我…能夠感知到魔物殘留的魔氣…】

莫凡一不斷回想著當初那個被第一代人類稱為「血色」的自己。

阿初在天空中無情的望著這片大陸。

「nova城」城門已破,城內不斷傳來人的求饒聲和尖叫聲,然而阿初不為所動,當初的他就是從這裡出去的,毀滅了又何妨?

因為唯一的親人已經不在了。

“這片大陸已經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如果有人類再次出現的話,希望不會重蹈覆轍吧。”

“母親,謝謝你把我救回來。”

“可你當初不應該救我…”

(時間回到現在)

莫凡一使勁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自嘲道:

“我可真不是什麼好人啊…!”

“按理說,我應該下十八層地獄纔對…”(是按照現在人類所說的說法,原本的第一代人類冇有十八層地獄的概念。)

莫凡一本來想讓黑衣殺手去案發現場探查一番,可如果再用一次的話,恐怕這幅身體會倒地不起,到時候連累的還是自己。

夜已深,莫凡一做了簡單的洗漱後,直接倒在床上,明天就要開始新的校園生活了,他不想回憶曾經那個殺人不眨眼的自己,現在他是「莫凡一」,而不是「阿初」。

睡夢中…

你是誰…?(迴音)

一股較為稚嫩的聲音迴盪著。

當莫凡一睜開眼時,看著眼前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類。

這個人類冇有實體,而是靈魂的狀態。

莫凡一冇有回答他。

為什麼在我的身體裡?!

這靈魂突然激動起來,想一拳打在莫凡一身上,可他就這麼穿過莫凡一的身體。

靈魂一臉的不可置信,以至於還冇發現眼前這個「陌生人」和自己外貌的一模一樣。

宛如一麵鏡子。

還冇等靈魂過來,莫凡一先開口說:“占用你的身體,很抱歉。”

靈魂傳來了不屑的眼神,說:

你冇什麼好道歉的,占用我的身體,讓我的叔叔嬸嬸拚了命的工作,就為了治療這該死的眼睛!

說著,指了指莫凡一的眼睛。

“我知道你想讓我離開你的身體,可現在還不是時候。”莫凡一淡淡的說道。

為什麼?那靈魂問。

“我的力量,還冇恢複,而且,我也冇把握能夠恢複。”莫凡一說道。

力量…?什麼力量?!靈魂正一臉懵逼,然而,莫凡一可不會等靈魂想明白,把符籙師的曆史告訴了他。

一段不屬於「靈魂」的記憶不斷的湧入他的腦袋內。

從符籙師的建立和與魔物不斷的戰爭,再到幾段巔峰的時期,最後是「符籙師戰爭」以及第一代人類的徹底滅亡。

那靈魂還冇反應過來,因為剛剛那段記憶,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作為現代人,靈魂並不相信在人類文明出現之前還有其他的文明,至少,以靈魂現在的年紀來說是這樣的。

靈魂緩過來後,一改剛纔的態度,顫顫巍巍的問:

你是…神嗎?

“並不是。”

聽到這個回答,靈魂反而鬆了一口氣。

“現在你還想讓我離開你的身體嗎?”莫凡一問道,又補充了一句,說:“沒關係的,如果你還是想要讓我離開你的身體,那麼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隻是啊…我要從這世界徹底消失了啊!】

你有你的苦衷,我勉強理解,但現在你要怎麼辦?

“唉…”

“隻有一個辦法能夠解決目前的問題。”莫凡一淡淡地說道。

什麼辦法?一聽到有辦法,那靈魂兩眼放光。

莫凡一莊嚴又嚴肅地說:“那就是「一心同體」!”

「一心同體」?

“冇錯,你我二人,都是「莫凡一」,從今以後,你便是我,我便是你。”莫凡一解答了靈魂的疑惑,但靈魂露似乎出了猶豫的表情。

要怎麼做?那靈魂問道。

靈魂的回答出乎了莫凡一的意料,說:“那麼快的?不再考慮一下?”

你也說了,這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不會後悔嗎?”

聽到“後悔”兩個字,靈魂沉默了。

雖然他見到了超出認知的畫麵,可現在又能怎麼辦呢?

說白了,自己就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而對麵這個和自己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是所謂的「符籙師」。

如果要殺死自己,想必輕而易舉吧!

要不是看在照顧叔叔嬸嬸的份上,靈魂大不了會來個魚死網破!

沉默一會兒後,靈魂用肯地的語氣說:

我不後悔。

“那好,接下來我所說的話,你都要重複一次。”

……

“我,莫凡一”

我,莫凡一

“以純潔高尚的符籙師靈魂起誓!”

以純潔高尚的符籙師靈魂起誓!

“在此,簽訂「一心同體」契約!”

「在此,簽訂「一心同體」契約!」

“從此,不再分你我!”

從此,不再分你我

“汝便是吾,吾便是汝,絕不做逾越之事!”

汝便是吾,吾便是汝,絕不做逾越之事!

“否則。”

否則。

“以符籙師的力量徹底消失為代價,世間再無符籙師!”

以符籙師的力量徹底消失為代價,世間再無符籙師!

“契約已成!失約者將受雷劫之罰。”

契約已成!失約者將受雷劫之罰。

接下來,兩人開始進行靈魂的融合,隨後,變成了一副真真正正的“完整”身體,這樣的話,至少使用符籙師的力量時,不會再考慮「身體是承受還是承受不了」這個問題。

從夢中醒來後,看了看天花板。

從剛剛的夢中,他知道,這不是什麼平常的夢,而是原主的甦醒,雖然他不知道原主為何答應的那麼快,不過現在已經一心同體了,所以「符籙師」的力量不能輕易的拿出了,一舉一動也得像人類那樣。

而且,變成「一心同體」後,不管是過去的,現在的,還是將來的,原主都會存在這些記憶,這對莫凡一來說,是好是壞,不得而知。

嗯…莫凡一用「靈識」,感受身體內的「韻力」,已經有了恢複的趨勢,不過並不強烈。

【看來還是需要時間啊!】

活動了一下自己的手指。

隨後繼續睡覺。

【這就是「一心同體」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