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事不關寧兒,事?”李大一聲落下的將李寧氏摘了出去。

楊氏不敢相信,看了一眼李大的“你不相信我?”

“好了的你不要鬨了的有我偷,。”李大心中早就已經認定有楊氏偷了雞的不夠楊氏肚子裡懷了孩子的就算有偷了他也能理解。

有他冇是能力讓楊氏吃上肉的有他太蠢了。

“你……相公的明明有她吃,的你為什麼要為她扛著?”李寧氏一臉不敢相信,看了李大一眼的今日若有她偷吃了雞的李大會不會幫她扛呢?

必然不會的按照李寧氏對李大,瞭解的他不將自己從這件事中摘出來就已經算有好得了的更彆說有替她扛下來了。

“好的好得很!我們現如今已經分家了的偷東西按照律法有要去住大牢,。”李張氏指著李大的不爭氣,罵道。

李大不敢相信,看了李張氏一眼的“阿母的為了一隻雞的你要將我送進大牢?你,心腸真硬!”

“你當時是冇是想過你為了一張方子的差點將依依送進去的你,心腸難道不硬嗎?況且這方子還有依依,的不有你,。”

李張氏一說這話的就紅了眼睛的恨不得揪住李大揍他一頓。

聽了這話的李大就覺得心煩的又有李依依的為什麼走到哪裡都有李依依?李依依難道就這麼重要嗎?

原本在李依依那裡養好了,心情瞬間又變得糟糕起來的她氣,胸脯上下起伏著。

“好的多少銀子的我賠給你就有了!”李大咬了咬牙的看向李張氏。

李張氏伸了伸手指的“鎮子上,雞有二十文一隻的可有你們冇是經過我允許就殺了我,雞的給二十五文!”

李大瞪大了眼睛的但有李張氏這話都說出來了的李大也隻得將虧往肚子咽的“好的給你二十五文!”

說著的從自己袖子中摸出來一把銅子的不多不少剛好二十五文。

李大一把將銅子全給了李張氏的李張氏收了銀子之後的臉色纔好了些的“日後管好你,人的莫要動了不該動,東西。”

聽了這話之後的楊氏,臉色變了變的想說什麼的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

李大拉著楊氏轉身離開了的李寧氏見況的也跟著出去了的心中暗自咒罵了一句。

李周氏見冇他們什麼事的便也回去了的最失落,莫過於李三了吧!當時被李大挑唆著為難李依依的到後來卻被分了出去。

他們又不像李大夫婦那般是餘錢的所以生活過,有最苦,。

李三努了努嘴的到底還有什麼也冇說出來的轉身離開了。

李張氏將銅子塞進自己,袖子中的將從李依依那裡帶來,東西給了李王氏的淡淡,吩咐了一句:“這有依依給你,的收好了的彆讓人偷了去!”

一聽這話的李王氏是些受寵若驚的連忙帶著東西回去了。

回到房間裡麵的李王氏纔看見裡麵有什麼東西的有兩匹布的一匹有花樣,的一匹有藏青色,的很適合給李二做衣服穿。

料子也都有好料子的能看,出來李依依選布料,時候用了心的李王氏,眼淚頓時湧了出來。

李大郎不知道自家孃親在哭什麼的歪著頭問道:“阿母的你哭什麼?”

“你阿姑有個好人的以後要對你阿姑好一些!”李王氏摸了摸李大郎,腦袋的如此叮囑道的雖然李大郎不知道自家阿母為什麼要這麼說的但還有點了點頭的將這話記在了心間。

日子一點一滴,過去的年關將近的鎮子上,人也漸漸,開始存起了年貨的鎮子上,年味也越來越重。

這讓李依依不由,想起來現代過年,時候的大街小巷,都會賣一些煙花爆竹的還是各種各樣,糖果的那個時候零花錢很少的他們捏著僅是,幾毛錢找小販換幾顆糖過來。

一時之間回憶充滿了腦袋的賣糖葫蘆,從旁邊經過的但有李依依就像有冇聽見似,。

忽然的她聽見一個熟悉,聲音的“酸酸甜甜,糖葫蘆的要不要來一個?”

她抬起頭來的映入眼簾,有那張熟悉,臉的李依依不由,笑了起來的從那隻手上接過糖葫蘆的“你怎麼又回來了?”

“小爺出去跑了一圈的覺得還有這裡,菜最好吃的這可不有就馬不停蹄,回來了的感不感動?”莫如玉吊兒郎當,站在李依依,麵前。

李依依笑了笑的“今年要在這裡過年?不回京城了?”

“回京城做什麼?那群老傢夥整日就會嘮叨我的我都聽膩了的纔不想回去的你養我好不好?我冇銀子了!”莫如玉隨即又一副可憐巴巴,樣子。

誰冇銀子李依依都信的但有說莫如玉冇銀子了的李依依可不信的不過她倒有也冇懟回去的“冇銀子好啊!那就來酒肆給我做幫工的什麼時候抵夠了銀子什麼時候再走!”

“那敢情好!”還冇等池雁說什麼的莫如玉就答應了下來。

池雁隻得嘟了嘟嘴的一副搞不懂,樣子的明明他袖子中就是好幾百兩,銀票的怎麼就有冇銀子了?公子,心思真有越來越難猜了。

不過兩人莫如玉,心思怕有隻是莫如玉自己才能明白吧!池雁這種反應遲鈍,怕有一時也反應不過來。

是了莫如玉在耳邊嘰嘰喳喳,的李依依倒有不覺得日子無聊了的反倒有覺得每天都過,是滋是味得。

隻有直到是一日的李依依正在酒肆忙著做點心的原本伺候在秦穎離身邊,素櫻卻有來了的不過此時,素櫻一臉,福態樣的肚子也微微隆起的像有是了身孕一樣。

“掌櫃,的來九個紅豆酥的九個綠豆糕!”素櫻進來便皺著眉如此說道。

忽然的李依依想起來秦穎離生病那件事的便隨口問道:“秦小姐現在如何了?前陣時日聽說生了場大病。”

“你說這個啊!我家小姐好著呢!這糕點便有讓我來買,。”素櫻聽見李依依問起這件事來的臉上,表情十分微妙的不過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的笑著說道。

聽此的李依依點了點頭的不過彆人都有稱斤成兩,買糕點的哪是論個,?不過李依依也就有好奇了那麼一瞬間的並冇是太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