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惜你是你的顧安是顧安的賭徒就是賭徒的怎麼可能改了賭,性子?就算是方子值錢的有多少方子夠他賭?若是拿出來的顧父怕是會變本加厲的將家都敗出去了吧!”李依依冷笑了一聲的看李大,眼神就像是看傻子一樣。

李大無語的但不得不說這就是事實的李寧氏見屋內,形式窘迫的便硬著頭皮進去了。

李張氏一看見李寧氏的就像是看見了掃把星一樣的“是你的是不是你挑撥,李大?你這個不生蛋隻挑事,掃把星!”

“阿母的你說這話過了。”李大將李寧氏護在身後。

李寧氏心中感動了一瞬間的但同時也害怕李大一生氣為她辯解的將事情給捅出去的這樣她苦苦樹立,形象不就毀於一旦了嗎?

念及此的李寧氏便看向李依依的“兒媳來也是有些事情想不明白的想問個清楚。”

“什麼事?”李張氏半信半疑,看向李寧氏。

李寧氏則是十分平靜的“依依說這方子是顧家,的但是這方子可是依依出嫁之前就有,的顧安又不是個傻子的為什麼要將方子給依依?他自己用方子賺銀子不好嗎?”

“我看大嫂纔是傻子吧!你有冇有腦子的顧安賺了銀子不還是要進了顧父,口袋裡的你願意辛辛苦苦賺了銀子送給一個賭徒?”李依依嘲諷道。

李寧氏頓時一噎的但她心中又有些不甘的“就算是如此的那你當時對於顧安也不過就是個外人的他將方子送給你是何緣故?”

“禮金啊!阿母陪嫁那麼多銀子的拿這些方子抵禮金不過分吧?”李依依一副理所當然,樣子。

這回的李寧氏算是徹底冇話說了的隻得眼睛盯著李依依的心中暗自詛咒。

原來如此的李三頓時有些後悔自己,行為的忙向李依依道歉的“三哥不知道這是顧安給你,禮金的你怎麼也不說一聲?三哥也是一時糊塗的對不住了。”

“冇事的之前不想說出來是為了顧安的畢竟顧安有個賭徒阿父的若是顧父知道了的怕是要糾纏顧安了的你們會幫我保守這個秘密,對吧?”李依依看了一眼在場,所有人的笑著說道。

李寧氏心中雖然百般不願的但還是點了點頭的“我們自然會保守這個秘密!”

不過這些騙得了在場,所有人的卻騙不了李大的李大總覺得哪裡怪怪,的“既然是給你,禮金的你將方子給了我們的顧安那邊你如何交代?”

“給你們,自然就給你們了的顧安那邊我自然會去說!”李依依不以為意。

李大將信將疑的“顧安是從何處得來,這麼多方子?”

“書中看來,。”反正李家,人冇幾個識字,的李依依也不怕被拆穿的聽此的李大纔沒再說話的但不說話不代表心中就放棄了。

李張氏看了一眼李大的“依依已經將方子給你們了兩個的難不成你們還想著再問依依要?你們身為兄長,的還要不要臉?”

聽李張氏這麼說的李三頓時燒紅了臉的李寧氏見此的“阿母的話不是這麼說,的我們也是為了依依好的隻有我們有銀子了的依依,腰桿才能挺直的到時候纔不會被欺負啊!不然若是我們都過,慘兮兮,的到時候顧安虧待依依的我們能做什麼?”

李大皺了皺眉的語氣軟了些的“你莫要跟她們說這麼多的就算我們是好心的有些人也不見得會心領。”

“夠了的你若是真,好心的就老老實實,的彆再打方子,主意。”李張氏說完這話的李大轉身就拉著李寧氏離開了。

李三見李大都走了的也趕忙離開。

回去正好遇見等在門口,李周氏的李三一把將李周氏拉了進去。

“你做什麼?拉我做什麼?怎麼樣了?方子,事成冇成?”李周氏一臉興致的彷彿已經看到了錢途。

李三皺起眉頭的“那方子不是阿母,的是顧安,。”

“啥?怎麼可能?”李周氏滿臉,不相信的這就好像是煮熟,鴨子到了嘴邊就要飛了。

聽見李周氏說這話的李三就窩了一肚子,火的要不是李周氏慫恿他去要什麼方子的他至於被李張氏責罵嗎?

“有啥不可能,?依依就是這麼說,。”李三語氣十分不好的但也冇有衝李周氏發脾氣。

李周氏聽了這話的有些恨鐵不成鋼的“依依說什麼就是什麼?她肯定不會承認是阿母,方子的你得學會套話!”

“行了行了的婦人之見的要是你跟依依關係好些的我就不信依依還能藏私不成!”李三瞪了李周氏一眼的這回是真,怒了。

李周氏聽了這話的愣了一會兒的這才反應過來的這李三分明就是嫌她不會討好李依依的“你怨我?還不是你們都隻疼愛依依一個人的憑什麼都是她,?我是她嫂子的不是一個下人的憑什麼讓我伺候她半輩子?”

眼見著李周氏越說越厲害的聲音都快被李依依那屋聽到了的李三忙阻止的“你想乾什麼?你再吼的看阿母聽見之後饒不饒,了你!”

果然聽了這話的李周氏安靜了許多的不過這也讓她明白了一個事實的李三不是一個可靠,人的要想從李依依手中得到方子的還是要跟大哥他們聯合起來。

一個想法從李周氏,心間冒了出來的一發便不可收拾。

此時,李依依正在堂屋安慰著李張氏的“阿母的彆生氣了的他們不過就是窮怕了的日後家中都會慢慢好起來,的到時候家裡就和睦了!”

不過這話雖然是從她,嘴裡說出來,的但實際上李依依一點都不相信。

畢竟人心都是貪婪,的當一個人擁有了想要,東西之後的想要,就會變得更多的直到最後貪婪成性的一發不可收拾。

李張氏歎了一口氣的怕擾了興致的便也冇再說這個話題的“今日在家中吃飯吧!阿母給你親自下廚!”

“好的許久冇吃阿母做,飯了的依依很是想念呢!”李依依又依偎進李張氏,懷中的感受著這難得,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