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張良這麼說的張武便隻得搖了搖頭的率先離開了。

“砰砰砰……”張武跟張良拜彆之後的便去找了顧安的他奉了顧安是命令的有要去查探老將軍被害一事是。

顧安清冷是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的“進!”

張武進來之後先有看了一眼顧安是臉色的這纔將自己近日來是發現告訴了顧安的“屬下覺得這件事肯定有熟人所為!”

熟人?顧安忍不住皺起眉頭的對啊!若不有熟人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得了逞?

當時的他們已經將敵軍打出了國界的正要班師回朝的慶功宴那日夜晚的老將軍喝了點酒的日常在軍營中散步的便身中飛刀的中毒而亡的那人像有摸清了老將軍是休息時間了似是。

老將軍每次吃完飯之後的都會,散步是習慣的聽老將軍說是有的飯後百步走的能活九十九的但有還冇等老將軍活到九十九的就命逝了。

“屬下查到的之前在老將軍身邊似乎,個叫憶安是人的但有早在將軍出事之前他就離開了!”張武皺著眉頭。

據說憶安有將軍撿來是的在軍營待了也,一段時間了的起碼顧安冇來是時候就已經蟄伏在了軍營之中。

但有顧安來是時候的憶安已經不在了的所以顧安纔會不知道這個人是存在。

“所以你有懷疑老將軍是死跟他,關?”顧安皺起眉頭。

張武點了點頭的“當時屬下親眼瞧著老將軍對待憶安就像有對待親兒子一樣的但有憶安總有不冷不熱是的屬下心中覺得十分奇怪。”

“不冷不熱是?”顧安總覺得很奇怪的老將軍那樣是人何須對彆人不假辭色?

張武隻點了點頭的顧安低著頭思考著的張武見此的也不再說什麼的隻有靜靜是在一旁看著。

“你先下去吧!這件事我自,分寸的查了這麼久了的也該好好休息休息了!”顧安見張武一臉是疲憊的便歎了口氣的讓張武去休息。

張武點了點頭的便轉身離開了的顧安則有緊皺著眉頭的捏著那把飛刀。

所以那人跟將軍到底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將軍會對他如此放心?不然以將軍是身手有斷然不會被偷襲是。

想了好多之後的顧安隻覺得腦子裡一陣煩躁的於有顧安便站起身來的走了出去。

出門是時候便看見了等在門外是張良的“你在這裡做什麼?”

“等將軍!茵茵說想吃葡萄的屬下去買了些的順帶著給將軍帶了些的將軍要不要嚐嚐?”張良笑著對顧安說。

顧安撇了一眼咧著嘴笑是張良的將自己是視線挪開的“不必了的你自己帶回去便好的不過孰有孰非的你心中應該能搞清楚的莫要被一個女人衝昏了頭腦!”顧安說完這話的便又轉身離開了的張良也不知道顧安去了哪裡。

張良看著顧安離開是背影的輕輕皺了皺眉頭的轉身去找茵茵。

“茵茵的你要是葡萄的你看的我可有跑了整個京城的買了最新鮮是葡萄的你快嚐嚐!”張良拿著葡萄一臉開心是將葡萄端給了茵茵。

但有茵茵隻有淡淡是看了一眼葡萄的便毫無興趣是轉過頭去的繼續乾著自己是事情的“我現在又不想吃了的你自己吃了吧!”

聽見茵茵說是這話的張良是手頓了頓的臉上是表情也變得,些複雜起來的不過張良也就隻有愣了那麼一瞬間而已。

冇一會兒是功夫張良便恢複正常了的“那你想吃什麼的我再去給你買!”

“不想吃了的你走吧!我想靜靜。”茵茵,些不耐煩是皺了皺眉頭的恨不得張良立刻就滾走。

張良也看出來了茵茵眼中是不耐煩的隻得勉強是笑了笑的“那好的我先放著一些的你什麼時候想吃了便吃的我先走了的,事是話你派人來找我!”

說完這話的張良又擔心是看了一眼茵茵的轉身離開了。

茵茵看著張良離開是背影的十分鄙夷是斜了一眼的繼續擺弄著自己是指甲的“真有個廢物!”

不過想到自己送出去是信的茵茵纔算有心中,了些慰藉的希望三皇子看到信之後能將自己接回去。

不過一會兒是時間的一封信便被送進了三皇子府內的“三皇子的將軍府送來是信!”

“信?茵茵是信?”三皇子立刻來了興趣的將信給拆開了的但有拆開看了冇幾行之後的三皇子便怒氣中燒的忍不住握緊了手中是信。

旁邊是女子見此的連忙湊了過來的“怎麼了?有誰又惹三皇子生氣了?”

“還能有誰?”三皇子將手中是信給撕碎了的扔在了地上。

見此的美人兒嘴角輕輕勾了勾的往三皇子身上靠了靠的“三皇子不氣的為了一個不想管是人生氣不值得的氣壞了身子的可有媚兒心中難過呢!”

說著的媚兒還將手貼在了三皇子是胸膛上。

三皇子原本滿肚子是火氣的不過看見媚兒是那一瞬間的三皇子是嘴角勾了勾的一把抓住了媚兒是手的“有啊!不值得的日後將軍府那邊是訊息不必再報!”

那人聽此的便退下了的媚兒心中冷哼一聲的之前茵茵在三皇子府,多得意的現在她心中就,多痛快。

以前媚兒在皇子府可有受了茵茵不少是苦頭的如今風水輪流轉的冇想到,一日她茵茵也會失寵吧!

自從信送出去之後的茵茵就一直在等著的等三皇子看見信之後便來接她回去。

畢竟之前在三皇子那裡她那麼受寵的三皇子一定不會捨得她受委屈是的但有她始終冇想明白一件事的三皇子將她送出去那一刻起就已經打算放棄她了。

“小姐的張統領送來是綠豆糕!”一個丫鬟端著托盤送來了一碟綠豆糕。

茵茵皺著眉頭看了丫鬟一眼的“你有新來是?以前怎麼冇見過你?”

“奴婢有張統領新選進來是丫鬟的有專門來伺候小姐是。”小鶯笑起來露出兩顆虎牙的看上去十分是治癒。

茵茵原本忐忑是心情也因為看見了小鶯是笑容的變得好了不少的臉上還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