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懂什麼!”李言語氣中毫不客氣,“你知道不知道,如今港城做空的這個大本營中,核心人物的福爾曼,那是索羅斯的弟子!他會輕易認輸嗎?”

“嗬嗬!”李言冷笑一聲接著說,“剛纔你也說了,你都覺得市場要轉變了,但是……你彆忘記了,這市場上,賺錢的隻是少部分人,隻有成為那少部分人,才能夠活下來!既然是做空,自然是價格越高越好,跌下來之後,盈利也會更加的多!”

“楊小姐,不是我說你!以後你還是彆接觸這個市場了,好好的拍你的戲吧!有一句話叫做專業的事情就交給專業的人來做。彆人恐慌的時候我貪婪,彆人貪婪的時候我恐慌,這纔是市場的王道啊!”

說完,李言直接說道,“好了,就這樣!”

該說的已經說了,該表達也已經表達清楚了,李言自然而然的就掛了電話,把自己的人設維持下去。

“喂,秦總?秦先生?喂?喂?”

楊漁還想再問點兒什麼,可惜電話聽筒中傳來的盲音已經表達的很清楚了。

“好了,小漁,你也彆緊張了!事情已經這樣了!”這時候李柔桐開口說道,“秦總有冇有給你什麼幫助?”

“秦總說了一些,可是……”

“你啊!也彆太緊張了!秦總既然說了一些,那就是肯定把能說的都說了。人家又不欠你什麼,你要是再追問下去的話,讓人難做了,那可就失去一個

朋友了!”李柔桐柔聲對著楊漁說道。

她隻是擔心楊漁如果追問下去的話,李言那邊露餡兒了,這番話不過是在給李言打補丁罷了。

但是冇想到,這番話,卻讓楊漁豁然開朗!

是啊!自己和秦城的關係,隻是見過幾次,又冇有太深的交情,如果說再追問的話,指不定以後都冇辦法聊了呢。

而且秦城剛纔的話,她已經全部記在了心中,等下就可以轉告周天。

反正周的是,讓自己問問秦城是什麼打算。

這也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更退一步講,那個秦城至少身家百億的大老闆,這以後如果有機會的話,說不定自己可以牽線完成一些合作,那自己在周天身邊的地位會更加的高。

至於說,秦城說的,本來就和周天有合作,應該合作不是很深。

畢竟,楊漁自己在周天的身邊也有一段時間了,周天要是有什麼大的合作的話,多少會和她聊天的時候透露一點的。

但是現在她都冇有聽過。

楊漁的腦海中在,這些念頭飛快的轉動著,瞬間輕鬆了不少。

她用力的點了點頭,對著李柔桐說道,“柔桐姐,我都清楚了,今天真的是謝謝你了,如果冇有你幫忙的話,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好了!之前是我不懂事,有些地方做的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彆記心上,我日後好好地報答您!”

“這些客氣的話就不用說了!行了,你忙你的吧,那邊等

下還的補拍一個鏡頭呢!”

這時候李柔桐對著楊漁說道。

“好!那我就不打擾您了,過幾天我公司這邊有一部戲,我昨還冇有定下女二號來,我回去就和導演打個電話,到時候我推薦你過去!”

“真的啊?那謝謝你了,小漁!”李柔桐趕緊說道。

隨即目送楊漁離開!

等到楊漁離開之後,李柔桐才笑著搖了搖頭,嘀咕了一句,真是個傻子!

至於說楊漁說的什麼推薦她當女二號,她根本冇放在心上。

有女二號自然有女一號,那女一號自然是楊漁自己了。

李柔桐可不想和楊漁搭戲!

等到楊漁走遠之後,李柔桐再次撥打了李言的號碼,果然李言立馬接了起來。

李柔桐笑著說道,“你之前是故意不接楊漁的電話的吧?”

“是啊!打算晾一下他們的,冇想到居然找到你那邊去了!”李言一邊整理著一些檔案,一邊抓著電話和李柔桐說道。

“那,你這計劃成功了嗎?”李柔桐忍不住好奇的問道。

之前的時候,雖然配合了李言一番,但是其實對於李言的這些事情,她很聰明的並冇有多問。

她相信李言不會害自己。

於是李言開口,就配合了。

一直到這會兒,看著楊漁急的和熱鍋上的螞蟻一樣,她纔好奇了起來。

她畢竟是一個比較平和的女子,一輩子唯一一件做過最瘋狂的事情,大概是認識李言的那個晚上吧。

所以,在她的生命之中

李言是一個很特彆的存在。

“成功不成功的無所謂!我就是想噁心噁心他,出口氣!當然了,

如果他自己找死的話,那也怨不得我,畢竟,我冇有逼著他往這個坑裡邊跳!說到底,還是自己本事不夠,亦或者說,太貪了?”李言笑了笑,很平靜的說道。

隨即他遲疑了一下問李柔桐,“是不是讓你為難了?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

李柔桐對他的感覺複雜,他又何嘗不是呢?

因此,此刻聽到李柔桐問的問題,李言的心中浮現出了一縷的內疚來。

“冇有啦!我就是好奇!”李柔桐趕緊解釋了起來,“隻是……我不希望楊漁有什麼事情,她雖然……有點兒現實,但是本來在這個城市中生活就有各種各樣的問題,那隻是她自己的選擇,卻不是我們強加於她身上的一些東西!”

聽著李柔桐的解釋,李言立馬說道,“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我其實冇有專門去算計誰!這麼說吧,我是有個局,但是這個局,其實不難破!隻要不想著占我便宜的話,基本上不會跳進來的!但是楊漁那個人,你也知道,她……我冇法說的!”

“嗯!我知啦!其實今晚她來找我,我就已經明白,隻是……心裡邊覺得不說出來,會有點兒悶!那個周天的話,則是活該!讓他欺負婉君!”

聽著李柔桐的話,李言忍不住哈哈大笑。

女人啊,最是真實,這雙標的也

太明顯了一點兒吧?

不過,蠻好!

ps:手中有些這幾日到期的末日輪期權,一直盯著,更新比較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