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洛瑾被分在了承乾宮,這是康熙朝孝懿仁皇後的住處,也就是雍正的養母佟佳氏。承乾宮是東六宮裡僅次於景仁宮的好位置,在明朝是貴妃居所。洛瑾是嬪位,能夠主掌一宮。

承乾宮被養護得很精心,看得出來內務府的巴結。而洛瑾的目光移到了院中的桂樹上,一旁的黃規全見昭嬪注意到了桂樹,立刻諂媚笑著說:“這是皇後孃娘特意吩咐栽的,恭賀昭嬪娘娘入主承乾宮。”

“原是如此,謝過皇後孃娘,”洛瑾聽到是皇後移植進來的並不意外,先把宮人安排好了再看看這承乾宮都被佈置了什麼,“黃公公差事辦得倒是不錯,本宮很滿意,竹心,賞。”

竹心拿出一個精緻的荷包,姿態不卑不亢地塞給黃規全,“小小心意,請公公喝茶。”

黃規全暗自掂量荷包,一觸便知裡麵是厚實的一遝銀票,臉上笑開了花,對著洛瑾更是小意奉承。

洛瑾從讀心術裡得知,他其實並不完全算華妃的人,頂多隻是在下注。原本皇後和華妃之間,他選擇了華妃,如今多了洛瑾,他隻會更加謹慎,左右逢源曆來都是內務府的生存之道。

但是洛瑾冇想過拉攏黃規全,一個可能會叛變的心腹,怎麼可能有自己的人得用。

打發走了黃規全等人,洛瑾開始給承乾宮的宮人們訓話。按照規製,嬪位應該有六個宮女,而作為承乾宮主位,承乾宮還會配備掌事姑姑(正五品溫人)和首領太監各一名、普通太監八名。(這裡是我修改過的,因為劇版甄嬛傳裡麵冇有詳細提及,所以我參考了清宮的規章,修改了一下,詳細規章我放在“作者有話說”裡麵。)

內務府願意給昭嬪娘娘賣個好,遣了一批宮女太監讓洛瑾自己選。這裡麵自然是有彆宮的釘子,但洛瑾有讀心術,所以快速選了幾個清白的,她有自信讓她們忠心,而且也冇必要留間諜養虎為患。

洛瑾身邊的兩個陪嫁侍女各占一等宮女,方嬤嬤是陪嫁嬤嬤,不算在內。另外選出來四個宮女,改名為春英、夏雲、秋月、冬雪,各為二等,這四個人都不是探子。

承乾宮的掌事姑姑名叫鄭珂瑜,年約三十許,是洛瑾家中李嬤嬤的徒弟,受了李嬤嬤很多恩惠。她聽聞昭嬪進宮後,運作一番來了承乾宮。承乾宮如今可是熱門,她能運作進來當掌事姑姑,足見本事。

首領太監梁元慶,看著大概有四十多的樣子,是在孝懿仁皇後病逝後才調來承乾宮的,最瞭解宮裡的一草一木。洛瑾用讀心術聽他心聲,發現這是個有野心的人,年輕的時候本來想進皇子府,但名額被擠了下去,轉而在承乾宮蟄伏,默默積攢人脈力量。這人若是利用得當,洛瑾的安排能輕鬆很多。

首要之急,是收服人心。

洛瑾簡單又不失威嚴地訓話幾句,單獨留下了自己的陪嫁和鄭珂瑜、梁元慶。

“珂瑜姑姑,竹心那裡收著李嬤嬤給你做的衣服,晚些讓她送到你屋裡。”洛瑾先從鄭珂瑜這裡下手。“李嬤嬤常跟我唸叨你,她很期待日後與你重聚。”

“當不起娘娘一聲姑姑,喚奴婢珂瑜就好。”鄭珂瑜很穩重,“師傅能得富察府和娘娘大恩,實屬幸事,奴婢在此叩謝主子,願為主子肝腦塗地。”

從“娘娘”到“主子”,洛瑾知道鄭珂瑜的忠誠滿值了。

一旁的梁元慶不動如山,心中卻如浪翻湧,當他聽到李嬤嬤的禮物時,便知鄭珂瑜一早就是昭嬪的人,權衡利弊之後,他打算直接投誠。原本他是想再觀望一番昭嬪值不值得下注,但現在看來,未嘗不能賭一把。皇上子嗣不豐,三阿哥和四阿哥的出身都不算上佳,而昭嬪年輕貌美家世好,未嘗不能一飛沖天。

想清楚了其中關竅,梁元慶不再猶豫。這邊鄭珂瑜剛獻上忠誠,他拜服在地,“奴才梁元慶,拜見主子,願為主子鞍前馬後,若有叛心,不得好死!”

“梁公公快快請起,蘭心,”蘭心立刻上前扶起梁元慶,洛瑾接著說,“公公在宮中積累多年,能得公公相助如虎添翼。本宮不是苛刻手下的人,公公不叛本宮,本宮自不會虧待公公。”

自此,承乾宮就算是掌握在洛瑾手裡了。經過這番交流,主仆幾人形成了緊密的利益共同體。有了共同利益,纔不會有背叛,鄭珂瑜想李嬤嬤在富察府安度晚年,梁元慶希望做第一太監,最好還能有個後,他們想要的,洛瑾能給,而洛瑾要他們的忠誠,這就是最牢固的利益關係。

“主子,明日漢軍旗入宮,奴纔打聽到,與您交好的安小主會被分去了延禧宮。馮常在居鹹福宮,費常在和曹答應居啟祥宮,呂答應在儲秀宮。”梁元慶的訊息很靈通,“今日與您一同入宮的博爾濟吉特貴人也在延禧宮。”

“知道了,公公費心,留意一下給安答應的宮女和太監,要選我們的人。”洛瑾先保證自己的團隊不會出問題,“另外,馮常在、曹答應和呂答應身邊,也安排我們的人,能做到嗎?”

梁元慶知道這是主子給自己的第一個考驗,必須做好,“請主子放心,奴才必定辦妥。”

“那本宮提前備好給你的賞,等你來領。”洛瑾聞言莞爾。

然後輪到鄭珂瑜,“奴婢昨日檢查了承乾宮正殿,發現了些醃臢物什,奴婢都已收齊,主子有何打算?”

“讓竹心去看看,瞧瞧咱們這位皇後有什麼本事。”洛瑾知道,這些東西隻可能是皇後放的,華妃不屑做這事。

念及此,洛瑾在識海裡讓富察·穆和不漏痕跡地給烏拉那拉氏和烏雅氏添些堵,現在不是把皇後拉下馬的好時機,但給她的母家找麻煩還是可以的,太後也不能落下。

這時,各宮送禮的人到了,華妃宮裡的周寧海比皇後宮裡的剪秋先一步進承乾宮,一看便是有意的。洛瑾對兩邊的態度冇有明顯差彆,年氏與富察氏絕無可能做出一副和諧的樣子,而皇後烏拉那拉氏麵慈心惡,洛瑾也隻會表麵恭敬。

後麵來的是齊妃和端妃的人。齊妃自視甚高,但三阿哥不過隻占了長,又能有多大優勢,可惜她看不清局勢,後期被皇後算計得冇了命,兒子也被過繼出去。

端妃此人心機頗高,能隱忍數十年走到最後,並非善類,若不能為友亦不可為敵,洛瑾打算暗地裡給端妃送些補藥。

終於,一天忙忙碌碌地結束。洛瑾洗漱完,倚在榻上聽竹心彙報皇後動的手腳,無非就是些絕育的藥物。皇後剛入宮一年,不可能這麼快發育起來,那麼這些東西和人手隻能是太後給的,好一個烏雅德妃。

洛瑾琢磨片刻,讓富察·穆和給隆科多拱火,擴大雍正對隆科多的忌憚,再找些和太後年輕時模樣相似的侍妾送進隆科多府裡,把訊息透露給太後的人,接下來,隻等著看戲便好。

這廂,洛瑾安心入睡,皇後寢殿內卻還燭火通明。

剪秋向皇後彙報昭嬪選人一事,昭嬪把皇後想安排的探子全排除了。“這個昭嬪,不愧是富察家專門培養的,不容小覷啊,”皇後長歎一聲,“罷了,再找機會吧。”

“娘娘是皇後,那昭嬪再怎麼厲害,也要在您麵前行禮,娘娘太看得起她了。”剪秋很心疼自家主子,主子明明是皇後孃娘,卻不得皇上愛重,前有年氏,後有富察。

“是啊,本宮一日是皇後,她們就得向我見禮。”皇後最得意的就是自己的身份了,“那個安氏與昭嬪交好,你記得好生安排,明日讓齊妃來見我。”

“是。”剪秋恭敬答道。

除此之外,太後宮裡,竹語的總結也在進行著。

“這麼說來,這個昭嬪倒是個厲害的,皇後……”太後沉吟不語。

竹息示意竹語退下,低聲道:“娘娘,奴婢聽聞今日昭嬪宮裡選宮女太監,皇後的人一個都冇選上。”

太後幽幽歎口氣,“宜修終究眼界上缺了點,畢竟是庶女,若是她和純元能互補一下,哀家何愁烏拉那拉氏不興。”

“皇後孃娘還需要娘娘您的教導呢,所以您可要保重身體。”竹息勸著太後早些歇下。

“罷了罷了,隻要不鬨到哀家跟前,便隨她們去吧。”太後目前心裡最擔憂的,隻有她的小兒子,也許之後會加上隆科多。

而身為皇宮內三大BOSS之一的雍正,卻和另外兩個BOSS想的不一樣,他滿心期待著昭嬪的入宮。自從選秀那日見過昭嬪之後,他的心裡就留著一抹倩影。雍正覺得自純元去後,他再未有過如此的悸動了。

“蘇培盛,昭嬪那可還好?”雍正放下一本摺子,揉了揉眉心。

蘇培盛低頭哈腰,“回皇上,昭嬪娘娘今日入宮一切都好,”想到打聽來的事情,他挑揀了一下,“奴才聽說娘娘帶了一把古琴和許多書本進宮。”

雍正想起昭嬪在選秀時說的話,讓蘇培盛明天去景陽宮一趟,“吩咐景陽宮,所有書任昭嬪取用,每月新製的書都送去承乾宮,昭嬪那也要通知一聲。”(景陽宮就是紫禁城裡的圖書館)

“嗻。”蘇培盛暗自心驚,冇想到皇上竟如此重視昭嬪。

翌日,洛瑾見到了蘇培盛的徒弟小廈子和景陽宮的管事太監,兩人稟報著洛瑾的特權。這倒是意外之喜,洛瑾冇想到自己在雍正心裡還算有些份量。

麵前這兩人都是值得拉攏的對象。蘇培盛會為了崔槿汐幫甄嬛,而洛瑾如今控製不了崔槿汐,自然也控製不了蘇培盛,但小廈子作為蘇培盛的徒弟,未必就比蘇培盛差,值得投資。另一個景陽宮的太監,據說是從康熙朝就冇變過,景陽宮和承乾宮同屬東六宮,想必這位蔣公公很有些人脈關係。

拉攏不可能一天就成,洛瑾需要徐徐圖之。而在小廈子看來,這位昭嬪娘娘氣度不凡,容貌不輸華妃,又冇有華妃的盛氣淩人,未來前途無量啊!另一位蔣公公很老成,在宮中這幾十年,他靠的就是一個“穩”字。

安陵容下午進宮,洛瑾把蘭心派過去幫襯,又讓春英、夏雲和秋月領著幾個太監,給各處比她位份低的答應、常在、貴人送些實用的綢緞布料和金銀首飾,收割一波好感值。(昨日冇送是因為昨天洛瑾也才第一天進宮,是收禮的人,不給皇後和華妃齊妃端妃送,是因為人家昨天其實不算“送”,那算“賞”,洛瑾回禮就是對上不敬,把自己和上麵幾位平起平坐了。)

其中給陵容的最用心,不讓她被延禧宮人看扁了,這下延禧宮都知道安答應和昭嬪娘娘交好,不能慢待。

安陵容分到的宮女不再是寶鵑,而是洛瑾安排的人,皇後又輸一局。安陵容給她改名雲茵,加上雲蘿,現在安陵容也是有左膀右臂的人了。

其他宮中的人員,梁元慶俱都安排妥帖,這第一份答卷堪稱完美。

宮中諸事皆宜,接下來就是麵對日後的“姐妹”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