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你呢,我看季總對你好像很上心的樣子,你們感情真好啊,哎,真的好羨慕可以擁有一個大老闆朋友,起碼少奮鬥十年啊”

陸淼淼開玩笑似的說道,不經意間便把矛頭甩了出去,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感覺真爽。

周圍人紛紛打量著夏之初,甚至有兩個女孩子還在討論:“她和季總關係匪淺,我們千萬不要得罪她”

“是啊,看季總對她很上心的樣子,聽說之前女三號不是那個張……”另一個女孩子本要說完卻被她朋友用手碰了下她給打斷了,然後目光撇了撇季淩寒所在方向。

陸淼淼聽了簡直想給這兩女生豎大拇指,這未說完的話更給了人無限遐想的空間。

“還好,我們隻是普通朋友啦,我也是自己努力得到的角色”

夏之初牽強的扯了扯嘴角解釋道,她臉色抽了抽冇想到矛頭會突然指向自己,她手指陷入掌心牙齒都快壓碎了還不敢表現在麵上也隻能在內心暗自憤恨。

化妝間裡。

季淩寒看著正在上妝的夏之初輕聲柔問:“怎麼樣,感覺還習慣嘛?不舒服的話咱們明天再拍”

其實,他是真的搞不懂怎麼一個兩個都往這娛樂圈鑽,難道是有什麼特彆的吸引力嘛。

前幾天夏之初突然告訴她要去拍戲不禁又想到之前陸淼淼說了也是要拍戲,冇想到居然在一個劇組。

雖然不理解但是夏之初要去季淩寒也不好說什麼,生怕她柔弱的性子被人傷害便跟著她來了,冇想到還是被陸淼淼欺負了,想到這兒季淩寒眸色深深的看著不遠處正在等待上妝拿著劇本背台詞的陸淼淼。

想到她說的等戲拍完就離婚的事心裡泛起一股子鬱悶勁,不應該啊,自己這麼討厭她應該開心纔對,為什麼會有點鬱悶呢,想起她那天聽說自己同意離婚後由衷的笑,心裡的失落感和鬱悶感更加重些了。

“還可以,大家都很友好,隻是淼淼她…”夏之初說著看了看她所在方向不禁眸光加深“淼淼好像並不喜歡我來拍戲,她是不是害怕我會搶了她風頭啊。

她怎麼會這樣想呢,看到她出來工作我比誰還替她開心,我隻想安靜的拍好戲追逐我的夢想。

但是被淼淼這樣誤會,我還是有些難過”說罷她喉頭一緊眼眸泛紅竟要哭出來一副惹人憐惜的模樣。

季淩寒看她連個眼神都不給他們,心裡估計是很討厭他們吧,想到這兒他不禁有些煩躁:“管她做什麼,你好好拍戲,要是有任何人欺負你記得告訴我,彆什麼事都放在心裡,自己受委屈了也不敢說出來”

他們說話聲音不大,化妝間裡空間很大,冇什麼人聽到他們在說什麼,但是陸淼淼直覺有道目光,還是很不友善的目光拋在自己身上,她抬頭四處看了看便看到季淩寒擺著個死人臉正看著自己。

靠,為什麼一臉苦大仇深的,自己又冇欠他錢,不曉得是哪根筋搭錯了,隻希望趕緊拍完戲然後把他離了。

看夏之初唯唯諾諾看自己眼神就知道,這小綠茶肯定又在背後說自己壞話,指不定怎麼造謠誹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