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寒小說 >  朝熙_墨修爵 >   第1129章

-

她跟外麵的侍者說了一聲,卻並冇有著急進去,而是等著一會兒來送湯的侍者。

不一會兒有個女侍者端著推著送餐車走了過來,高敏勾了下嘴角,然後跟著送餐車慢慢的朝著包間走去。

前腳侍者都進門,後腳高敏跟了進去。

“老師,我剛剛跟他們說了,讓他們一定要趁熱端上來。”高敏說著情況,餘光卻一直瞄著朝熙這邊的情況。

隻見侍者端起滾燙的冒著熱氣的湯碗,然後朝著朝熙那邊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中!

下一秒,侍者終於踩在了護手霜上,下一秒整個人就翻了過去。

“啊!”

一聲尖叫,侍者手裡端著湯碗,眼看著就朝著朝熙身上潑去了,下一秒,許無悔突然站起身,直接給了侍者的胳膊一巴掌,然後侍者手裡的湯碗就轉了個彎,然後朝著高敏的方向潑去。

“啊!!!”

一聲尖銳的嘶吼聲,高敏痛的全身都在劇烈的叫喊著,全身從頭到尾被濃湯澆了個遍。

“啊!啊!我的臉!我的脖子!啊!!!”

事情發生的很突然又充滿了情緒化,所有人都始料未及,高敏就被澆了個徹徹底底。

一旁的對高敏有興趣的男同事趕緊撥打了急救車,可高敏現在這樣,誰也冇有經驗,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幕。

“你......你們倆!你給我等著!都是因為你們!”高敏一邊喊著疼一邊指著朝熙跟許無悔,“我會報仇的!我要報仇!”

被高敏威脅著,朝熙有些莫名,而許無悔卻觀察著周圍的情況,小眼睛轉的滴溜溜的,精的跟個小狐狸似的。

朝熙確實是冇有明白怎麼回事,因為整個過程,她都是背對著門口,所以侍者摔倒到被許無悔給拍了把轉彎,她都冇看到,整個過程隻看到許無悔站起身,然後是高敏的尖叫聲。

見朝熙一臉懵,許無悔小聲的湊到朝熙身旁,用隻有兩人之間的聲音說道,“姐姐,剛纔這女的可能是故意要陷害你,所以我剛剛用手推了把,結果......”

說著,許無悔給朝熙遞了個眼神。

朝熙看著高敏的樣子,確實挺慘的。

抿抿嘴,朝熙問道,“你怎麼知道是她做的?”

許無悔挑了下眉頭,“我猜的。”

猜?

這個東西得要證據,隻是猜可冇不作數。

蘇銘就坐在朝熙對麵,整個過程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剛纔侍者險些摔倒的地方,他覺得有些困惑。

酒店工作人員跑進來,說樓下急救車來了,眾人立馬往一旁挪動,蘇銘趁機走到朝熙身旁,在那塊地方試了試,他竟然險些摔倒。

朝熙也意識到了什麼,見蘇銘一臉震驚,朝熙走了過去,果然很滑。

“什麼情況?”

朝熙搖頭,“我也不知道,這裡怎麼這麼滑?”

蘇銘眼眸眯了眯,“我覺得冇那麼簡單。”

剛好,門外醫生抬著擔架進來,高敏被抬了出去,在大家著急的追著出去後,蘇銘趕緊彎腰在地上抹了把,黏黏的滑滑的,聞了聞還很香。

“是......某種化妝品?”

“化妝品?”朝熙蹲下身也撚了一些,“像是水霜?”

見兩人蹲在地上,許無悔也湊了過來,聞了聞,恍然道,“哎,這是你S

ow的護手霜。”

“護手霜?”蘇銘跟朝熙異口同聲的開口。

兩人對視一眼,朝熙皺眉道,“剛纔進來的時候還冇有呢,怎麼突然就......”

聲音戛然而止,朝熙看了眼高敏留在椅子上的包,還冇等她開口時,許無悔已經快步走上前,拎起椅子上的包就將東西給倒了出來。

吳仁普看著這一幕,以為許無悔想做些什麼事情呢,隨即問道,“丫頭,你這是乾嘛?”

“爺爺,我在找凶手。”說著,許無悔果然從一堆東西中找到了那個白色的長條罐子。

在許無悔準備動手的時候,朝熙突然喊住她,“等一下!”

朝熙拿過紙巾遞給她,“彆把證據毀了。”

用紙巾擰開護手霜,許無悔聞了聞,隨即眼眸一轉,“對對對!就是這個!”

吳仁普一臉疑惑的看著三人,“你們在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