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直播間,人數已經穩定在了8億,玖夢的直播間人數也快到了9億。

偌大的直播間,彈幕的速度現在已經清晰可見。

這種情況怎麼算,隻要有腦子的觀眾都會認為這種人死就死了。

畢竟是這個男人主動惹的,而且一開始還要偷襲。

可是如果她們真的能回來,那國家會放過她們嗎?

而直播間彈幕隻有少數人說話。

(我看過一些小說,末世或遊戲世界,廢土什麼的,一般冇有規則,強者說話。這個人的死亡,也是自找。)

(雖然知道不是汐妹的錯,但是看著人死了,心中有點堵得慌。)

(@樓上:哥們,殺人確實不對,但是關鍵汐妹冇殺人啊,一條流浪狗死了而已有什麼大驚小怪。)

(大家等咱們的老婆回家之後一起刷屏,咱們就刷:老婆彆怕,我們一直支援你!)

這人發完之後開始無限複製發送。

其他人看到了也感覺這個方法不錯。

而且他們的女神本來也冇有做錯什麼。

……

此時的雲汐在姐姐的安慰下這纔好受了許多。

出於人道主義,她耐心的把地上的灰塵往他身上蓋了蓋。

隨後還貼心的放了一些石塊。

把男人死死壓住這才放心。

此時直播間的人有一句mm

不知當不當講。

他們覺得此時要是有一張紙殼,再來一支筆,她都能寫一個墓碑出來。

他們想笑,但是感覺笑出來有點不好。

雲汐忙活完才感覺心安不少。

玖夢算是驚呆了。

她看著自己妹妹的一件藝術品,她有些心疼這個人了。

雲汐無奈道:“不管怎麼說,他因我而死,所以我給他埋一埋。”

玖夢也是囑咐她一句就繼續上樓去砸東西了。

砸完一個拿出一張卡片後,玖夢摸了摸下巴。

雖然她對人殺人十分牴觸,但是以這個世界來說,這個情感應該捨去。

比如那個人明知道在直播,還要做出那種行為。

如果以後還遇到這種人呢?你把他打疼了,放了,那也許是這個人更加瘋狂的報複。

人心本來就是自私的,更何況是這個廢棄的世界呢?

玖夢拍了拍略有起伏的小胸脯。

下次遇到,她會主動出手的!

樓下的雲汐此時砸著東西,但是目光不受控製的看著屍體。

她停下手上的動作。

“直播間的粉絲們,我想問個問題。”

“設想一下,如果冇有意外,他冇死

我把他放了。”

“那麼之後的情景應該是怎樣的呢?”

“他會報複我嗎?”

“以他的性格肯定會的吧?”

“我現在有一種感覺,他死了更好,冇麻煩了。”

她的聲音略小,樓上砸東西的玖夢什麼也聽不到。

雲汐笑了,她笑的很燦爛,從來到這個世界到現在,她大多數表現出一副人畜無害可愛的模樣。

但她性格真是這樣的嗎?

她似乎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我以前經常下海摸魚。”

“爬樹摘果更是常態。”

“還有一次在山中收集蔬菜,被三隻狼圍攻,然後晚上飯桌上吃了肉。”

雲汐一邊回憶一邊說了出來。

“我如果把欺負我的人也當成狼呢?”

雲汐似乎想通了,她的笑容十分治癒,傾城一笑,之前的雲汐回來了。

來到這個世界,陌生的環境讓她十分拘束。

但剛纔她殺了人,自己什麼事都冇有,她感覺這個世界更加自由。

曾經欺負她的混混都被她打的嗷嗷叫,還不敢下重手。

讓她十分不解氣,可現在呢?

她喜歡這裡。

直播間頓時炸了,之前的節奏不攻自破。

(我擦,我老婆好美。)

(有人知道這倆姐妹以前是乾什麼的嗎?為什麼還要爬樹摸魚什麼的。)

(我就說為什麼看她們衣服都有補丁,我懂了。)

雲汐一手提起那具屍體,臉上有著奇異的笑容。

“乖乖,你就是我的開始呢~”

她將屍體提了出去,隨後直接扔在了大路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