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鏢看到薑成桓手裡的刀,插到了秦安安的身體裡。

秦安安的衣服,被鮮血染紅!

不過好在不是插在心臟的位置!

保鏢拿起桌上的花瓶就要朝薑成桓砸去,秦安安立即抓著保鏢的手臂,製止了他。

“帶我去止血!”

在保鏢進來後,薑成桓便鬆開了匕首。

現在匕首插在秦安安的身上,她感覺到血不停往外流。

保鏢將花瓶扔在了病床上,然後將秦安安打橫抱起,帶她快速離開。

“老闆,你不會有事吧?”保鏢內心隱約不安。

“皮肉傷不會要命。”秦安安的情緒異常平靜。好像受傷的不是她。

“老闆,你怎麼這麼鎮定啊?你為什麼不讓我教訓那個姓薑的混蛋?他竟然暗殺你,我真想過去把他殺了!”保鏢氣不過。

“他要是真想殺我,也不會把刀插在我肚子上。”秦安安低聲道,“想殺我的是薑滔平,不是薑成桓。”

“老闆,這個薑滔平太囂張了!我們不能白白被欺負!”保鏢恨不得立即帶一大隊人去薑家,找薑滔平報仇。

“傅時霆在他手裡。”秦安安篤定開口,“我現在不能去找他麻煩。得先把時霆救出來”

“直接讓傅時霆的手下來把薑家包圍,逼他們放人啊!”保鏢著急開口。

“我現在冇有證據證明時霆在他們手裡。所以不能這麼做。”秦安安也著急,可著急也無濟於事,“現在貿然去質問薑滔平,他不會承認的。一旦他承認,他必死無疑。他不承認,就可以尋求警方保護。”

“真特麼頭痛!”保鏢抱著秦安安快速去急診。

醫生為秦安安拔出匕首,快速清理傷口,止血,然後包紮好。

“開點藥你拿回去吃。這幾天要臥床休息,小心傷口撕裂。”醫生叮囑。

“嗯。”

保鏢從醫生手裡接過單子,去拿藥。

拿了藥後,保鏢扶著秦安安離開醫院。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但秦安安衣服上的血跡清晰可見。

“先去服裝店買一套衣服換上。”她不想這個樣子回家。

“老闆,你去車上躺著,我去給你買衣服。”保鏢將秦安安扶到車上坐好後,詢問了她所穿的碼數,然後去附近找服裝店。

保鏢心裡特彆不爽。

而看秦安安的樣子,肯定是不打算讓麥克和小寒知道這件事。

保鏢氣不順,掏出手機,給麥克發訊息,將剛纔發生的事,全部說了出來。

薑家。

薑成桓暗殺失敗,訊息很快傳到了薑滔平耳裡。

薑滔平大動肝火,直罵廢物。

“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我看他也不用苟且活著了!”薑滔平動了殺念。

左明珠走到他身邊,拍了拍他的肩:“秦安安上次在y國出事後,現在肯定是非常小心。成桓冇有得手,也不能完全怪他。”

“背叛我的人,我不會讓他們有好下場。”薑滔平冷笑,“就算留他活口,我也會讓他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