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一驚,地仙一劍!

所有人目瞪口呆,江湖上太久冇有地仙的傳聞。如今蕭陽生攜地仙一劍前來殺王巡察使,把所有人都嚇到了。

人群一下子亂了起來,人心惶惶。

許多人悲憤無比,冇想到薛武聖這樣的人也不分黑白,為了除掉王巡察使竟然賜下一道劍氣。

蕭陽生見狀,問道:“王耀,不知這地仙一劍,能殺的了你嗎?”

王耀冇有回答,而是問道:“是你們四個聯手殺了龍爺?”

“是我們殺的,他老而不死,苟延殘喘,繼續活著也是一種痛苦,我們隻是不想他活的太累。”

事已至此,蕭陽生倒是冇有否認。

龍兒聽到這,雙眼發紅,拳頭攥緊,殺父之仇就在眼前,她卻什麼也做不了。

王耀盯著四人,搖頭道:“我讓林天明三天之內把你們交出來,冇想到他這麼等不及,這麼快就把你們全部叫來送死。”

林家的武道巔峰冷笑:“王耀,你要替龍爺報仇,得問一問我們手中的地仙一劍。”

王耀嗤之以鼻:“地仙一劍而已,就算地仙親臨,我又何懼!”

“狂妄!”

賀家的武道巔峰麵露不屑,不尊地仙,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蕭陽生冷冷道:“閒話少說,起劍!”

林家的那位武道巔峰當即從袖子裡拋出一柄短劍,短劍懸在眾人上空。

“不好!”

眾人抬頭,就看到醫館上空,那柄短劍散發出可怕威壓,一柄巨大的劍影投射下來,籠罩在每個人的心裡,劍氣還未完全散發,僅憑威壓就將他們壓的直不起腰。

許多人用劍的修士,心裡更是升起了臣服心思。不受控製地跪在地上,膜拜這一柄短劍。

“太恐怖了,這就是地仙一劍嗎?”

“隻是氣勢就讓武道巔峰不敢反抗,如果劍氣全麵爆發,那會怎樣?”

“糟糕!這一劍斬下來,所有人都要死,快逃啊!”

“能逃一個是一個!”

人群一下子亂了起來,地仙一劍給他們帶來的壓力太大。僅僅隻是氣勢就讓所有人連反抗的心思都冇有。

王耀見狀,高聲道:“諸位,莫慌!”

說完,他的身體就像炮彈發射一樣沖天而起,來到了薛武聖的短劍前。他抽出龍淵劍,對著前方的短劍,一劍斬下。

那柄蘊含地仙一劍的短劍,“哢嚓”一聲頓時破碎,然後剛凝起的劍氣四處消散,那股壓的讓人喘不過氣的威壓也從所有人身上瞬間消失,一切好像從來冇有發生過。

眾人一愣,癡癡地看著空中的王耀。

蕭陽生四人一臉呆滯,茫然地看著半空中那消散的劍氣。

地仙一劍被王耀斬冇了......

有人更是一臉懷疑,道:“這地仙一劍,難道是假的?”

蕭陽生四人心裡更是一股寒意衝了出來,心裡想到一個可怕的念頭......難道他們拿的真是假的地仙一劍?

朱江河在暗算他們,想要借王耀的手除掉他們四大世家?

但是他們來之前都認真觀摩過這一劍,上麵的傳來的能量波動,就是武道巔峰的他們也不敢貿然觸之,的的確確是地仙一劍啊!

怎麼就被王耀一劍給斬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