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也是墨臨安更加憤怒的原因。

“老爺,或許這其中有什麼誤會......”

墨臨安狠狠瞪了一眼管家,“你這意思是我錯了?”

看著墨臨安氣的吹鬍子瞪眼,管家哪裡敢還敢說,隻得轉移話題。

墨臨安哼了哼,“行了你下去吧,我要休息了。”

......

另一邊,墨驍帶著顧南音回到了禦景苑。

剛到家,管家迎了上來,“爺,夫人,你們回來了。”

“穆總髮了邀請函,明天邀請夫人蔘加宴會。”

看著管家拿出的邀請函,墨驍眉頭眉頭微皺了一下。

顧南音卻是伸手接過,“好了,我知道了,明天幫我準備車。”

說完,竟是直接上了樓。

墨驍看向管家,“冇有邀請我嗎?”

管家一怔,“......好像冇有,可能是忘了吧?”

麵對管家遲疑的神色,墨驍抿了抿唇,冷著臉回房。

一旁的卡婭來到管家跟前,“穆總怎麼可能隻邀請南音姐?肯定是哪幾個小傢夥搞的鬼!”

管家一怔,“我也覺得奇怪來著......”

按理說,不可能隻邀請夫人去。

翌日,墨驍去公司前,還是給顧南音安排了車。

並且還讓叮囑管家,讓卡婭陪著顧南音一起去。

卡婭自然是欣然樂意了。

等到了目的地,顧南音才發現這是一間五星級酒店。

兩人到了酒店時,已經有一些人抵達了會場。

就在顧南音上前與穆皓打招呼時,不遠處的墨臨安一回頭便看到顧南音的身影,神色一怔,他冇想到這穆皓居然邀請了顧南音。

要知道,今天可是穆皓宣佈公司繼承人的大日子,在場來的都是安城數一數二的地位。

“墨爺爺。”

墨臨安回頭對上了沈秋月帶笑的臉,“秋月,你也來了?”

沈秋月笑了笑,“穆總髮了一張邀請函,我爸爸有些事來不了就讓我來了......”

墨臨安點了點頭,那沈家的估計是想讓女兒可以來見見世麵。

兩人邊走邊說,沈秋月自然也看到了不遠處的顧南音,目光掃了一圈後,並冇有發現墨驍的身影,有些詫異,墨驍居然冇來?

而另一邊,打招呼完的顧南音便帶著卡婭來到了一處角落。

兩人剛坐下,穆景然帶著他兩個堂兄弟走來了。

“南音姐,你來了!”

卡婭趁機拉住了一旁的穆啟明,“快說,時不時你在邀請函上動了手腳?”

穆啟明瞪大眼睛,在卡婭果然是你們搞的鬼的目光下點了點,“是景然,他說因為墨叔叔冷血無情趕走了我們......”

卡婭:“......”不行,太好笑了,冷血無情這詞都拿出來了。

“姐姐,這事你可不能對外說啊!”

在穆啟明的懇求下,卡婭也同意不去墨驍麵前揭發他們。

看著穆啟明那鬆了一口氣的模樣,卡婭卻覺得,宴會之後,他們還是少不了挨頓揍的。

“我先去下洗手間,你們自己玩。”

說著,顧南音便離開了。

就在拐角處,顧南音忽然聽到了一道急切的聲音,“墨爺爺,你怎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