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能這一天下來太累了,尤其是跟那像是樹妖一般的藤蔓鬥了一場,除了體力的消耗,還有數次在死亡邊緣遊走的經曆,讓他已經疲憊不堪。

可能是這個原因,顧雲州感覺自己纔剛剛躺下,過了幾分鐘,眼皮就越來越重,再過了幾分鐘,就再也感覺不到外邊的動靜,沉沉的睡了下去。

睡夢中,顧雲州便覺得自己渾身燥熱,腹部好像如火燒一般,這股炎熱不是來自於自身,而是感覺自己腹部有什麼東西,散發著源源不斷的熱氣,不斷流向自己的全身。

顧雲州覺得自己的身體可能承受不住這股身體裡的熱浪,但是一時三刻又醒不過來,隻覺得自己皮膚都要出現細密的小裂紋,不多時就像是一個快要破碎的瓷瓶,有淡淡的紅色血跡從皮膚裡慢慢滲出!

“顧雲州,醒醒,顧雲州,醒醒!”

看到這個場景,徐浩和溫飛宇兩人嚇壞了,有些不知所措,隻見徐浩猛地衝出帳篷,找到唐鴻達所在的帳篷,來不及客套就鑽了進去。

“唐大叔,快點兒,顧雲州出事兒了!”

“怎麼了?”唐鴻達忙不迭的坐了起來。

“顧雲州渾身熱的厲害!怕不得四十多度,我的天,從來冇見過這麼高的發燒!”

“拿上所有的水,跟我走!”唐鴻達跟薑威和另一個年輕人說完,轉身跟徐浩走了出去。

到了顧雲州所在的帳篷,唐鴻達看到眼前的景象也驚呆了,隻見顧雲州渾身竟然往外冒著熱氣!

“我滴個乖乖,這得多高的溫度,才能冒熱氣啊!”薑威震驚的說道。

“拿水,給他降溫,省著點用,用水濕了毛巾,給他全身擦拭一遍,然後過一分鐘再擦。”唐鴻達知道現在情況緊急,也不再猶豫,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

“徐浩,找抗生素和退燒藥,都給他吃了,雙倍劑量。”

“好,好!”

顧雲州正暗自焦急,彷彿身處夢境之中,明明知道自己身體出了問題,但就是醒不過來。

隻能沉下心來,感受一下自己身體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

“難道是因為我吃的那枚藤蔓上長的果子的原因?”顧雲州心想到。

“除了這個,自己也冇有吃過彆的東西,難道這顆果子有毒?

有毒?”

不過顧雲州並不後悔,畢竟當時情況下,保命纔是最重要的,彆說一個小小果實,就是告訴他們那是砒霜,他們也得毫不猶豫的吃下去!

就在這時,顧雲州突然感覺自己身體傳來一股涼意,渾身的燥熱好像有了一絲緩解。

然後每過一分鐘,身體就能傳來一股涼爽的感覺,幫助顧雲州對抗體內的熱流。

身體處在崩潰邊緣的顧雲州終於回過神來,不再多想,在外界人工降溫的幫助下,感覺終於能夠咬緊牙關,跟體內的熱浪對抗一二。

徐浩這邊用濕毛巾給顧雲州擦拭一遍以後,見顧雲州緊皺的眉頭有所緩解,知道這個方法起了作用,一下子鬆了一大口氣。

“太好了,這方法有用!”

知道了怎麼應對,徐浩和溫飛宇兩人也就不再手忙腳亂。唐鴻達等人見顧雲州也有點穩定了下來,就先回了帳篷睡覺,隻留徐浩二人照顧顧雲州。

大約兩個小時以後,徐浩感覺顧雲州的體溫終於慢慢降低了下去,二人再守了一會兒,看顧雲州冇什麼反應,自己也累了一天,就也沉沉睡去。

顧雲州隻覺得這是自己有史以來最漫長了一天,白天和一株植物鬥智鬥勇,晚上則想醒都醒不了,眼睜睜感覺的自己的身體差點兒成了小火爐。

待終於感覺到腹部的熱度逐漸褪去,身體各處的熱流越來越細微,這才鬆了一口氣,不知不覺也沉沉睡去。

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顧雲州隻覺得自己後半夜身體暖洋洋的,睡得格外香甜。

第二天一早,顧雲州反而第一個睜開了雙眼,醒了過來。看著還在呼呼大睡的徐浩和溫飛宇,知道他們昨夜為了救自己忙碌了到挺晚,歉意的一笑,收拾了一下,就躡手躡腳的走出了帳篷。

天色尚早,出了帳篷以後,顧雲州隻覺得神清氣爽,昨晚的疲憊好似一掃而空,渾身上下精力充沛。

“顧雲州,你小子竟然這麼早就醒了!”

聽到有人叫自己,顧雲州轉過頭去,隻見唐鴻達慢慢走了過來。

“昨晚還以為你挺不過來呢,我讓徐浩他們兩個每一分鐘給你用濕毛巾擦洗一下,看來還是挺有效果的。”唐鴻達如此說道。這是故意賣了個好,讓顧雲州知道自己是幫了大忙的。

清楚知道昨晚身體情況的顧雲州這才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趕緊開口感謝。

“彆客氣,大家一起跌落到這狗屁倒灶的地方,就得相互扶持,一塊活著回去!”唐大叔客氣的說道。

想到這兩天的各種事情,顧雲州突然發現,也許唐鴻達說得對,“活下去”可能纔是未來一段時間真正要麵臨的難題!

自己再也不是能夠每天朝九晚五,節假日旅遊探親的年輕人了!

要馬上立刻轉變思想!

顧雲州於是對唐鴻達說道,“唐大叔,你說得對,我們得團結起來,先活下去,才能等到救援!”

“嗬嗬,對,我去溜達溜達,再鍛鍊鍛鍊。”說著,唐鴻達也不等顧雲州回答,自顧自的走向高坡下。

顧雲州扭過頭來,目光平視前方,看著前麵寬闊的海麵,心裡開始安慰自己:“這個星球上也有陸地,有海洋,山河湖海,上千個傳送門,即使回不去,未來人也會越來越多,生存的壓力應該會越來越小。”

心裡想著這些,顧雲州慢慢走到高坡邊緣,撿起一塊石頭,閒來無聊,打算扔向大海的方向。

顧雲州站穩腳跟,卯足了勁兒,死死攥著石子,拉長手臂用力一甩,隻見石子像一顆流星一樣,“唰”的一下就飛到了遠方,本來這出高坡離著海麵還有一段距離,然而不知怎地,石子彷彿拜托了重力引力一般,遠遠的落在了海麵上,激起了一朵水花!

顧雲州看的一呆,過了片刻,如夢初醒,趕緊蹲下身來,再次撿起一塊石頭。

隻見顧雲州兩臂平舉,兩手緩緩抓住這塊長條形狀的石頭,用力一掰,就聽到石頭“啪”的一聲,碎成了兩半!

拍一拍手,顧雲州默默的脫去上衣,低頭一看,哪裡還有昨天藤蔓抽過的痕跡,經過昨天一晚上的時間,自己身上的傷竟然已經全部癒合,甚至一點我看不出受過傷的痕跡!

而且感覺自己以肉眼可見的變化,略微強壯了一點兒,以前顧雲州並不經常鍛鍊,現在仔細看去,自己身上竟然已經有了一絲明顯的肌肉線條。

“自己變異了?”顧雲州一頭問好。

“顧雲州,你怎麼這麼早就起來了!現在冇事了?”徐浩和溫飛宇也起床走了出來。

看到他倆,顧雲州心裡一動,對他們小聲說道:“你們跟我去一趟小樹林,有個事兒跟你們倆說一聲。”

“什麼事這麼神神秘秘的,在這裡說怎麼了!”

顧雲州也不廢話,叫上他們兩個就往外走。有些事情眼見為實耳聽為虛,隻有讓他們親眼所見他們纔會相信。

“奇怪,不會昨晚腦子燒壞了吧?”溫飛宇嘀咕一聲,也跟了上去。

不多時,幾人走到了樹林邊緣,顧雲州帶著他們往裡走了幾步,停了下來。

“什麼事兒非得在這邊說?

防止彆人聽到也不用跑這麼遠吧!”徐浩說道。

顧雲州也不廢話,找到一棵碗口粗細的樹乾,大步走了上去,擺好姿勢,回頭對徐浩二人說道,“給你們倆表演個絕活!”

說完話,二話不說,抬起腿,卯足了勁兒,對著樹乾就抽了上去。

隻聽到“哢嚓”一聲,碗口粗細的樹乾應聲而斷!要知道這可不是枯樹乾,而是一棵長的正茂盛的樹乾,普通人怎麼可能踢的斷!

徐浩二人看的目瞪口呆,徐浩說話都不利索了:“我,,我*,這是怎麼回事,你變異了?”

顧雲州踢斷了樹乾以後,回過身來,對著身後的一棵更粗的大樹就全力一拳打了上去。

隻聽樹乾劇烈的晃動了一下,過了幾秒,一片樹葉就緩緩飄了下來!而樹乾上留下了一個輕易的拳印。

顧雲州這時候才轉向已經感覺自己震驚到麻了的徐浩和溫飛宇二人,說道:“聽說過小說裡的內丹,聖果,千年蛇血什麼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