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寒小說 >  另一個地球 >   第6章 絕望

-

“你說什麼!不要胡說八道!”唐鴻達憤怒的說道,“我剛纔已經計算過了,我們現在是在福省和折省的沿海,不會有錯的!”

“對啊,老唐都計算過了,再說了,這裡一看就是南方的沿海地區!”

“冇錯,這地方真好,海麵清澈不說,灘塗沙灘也這麼柔軟,以後肯定有旅遊開發潛力。”

隻聽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不讓顧雲州三人胡說八道。

“小夥子,你們仨這是怎麼了?是不是碰到什麼野獸了?怎麼渾身跟被刀子剌過似的?”三個大媽中的一個衝著顧雲州他們說道,然後趕緊幫忙把徐浩扶著坐在地上,麵帶懼色的對他說道,“還有你,小夥子你身上這是怎麼了,怎麼這麼大片淤青,尤其是胸口這邊,難道你們碰到什麼野獸了?”

野獸!一聽到野獸,人群中一些人頓時害怕起來,不至於吧,南方森林裡最多也就有一些野豬,不會有太凶猛的動物吧!

“哈哈哈,哈哈哈,回不去了,哈哈哈,回不去了,哈哈哈...”

隻聽溫飛宇雙眼空洞的坐在地上,時不時發出神經質一般的大笑,嚇得眾人臉色一陣陰晴不定。

突然,隻見溫飛宇猛地趴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眾人看到這一幕,有些不知所措。

顧雲州看到這些,歎息一聲,給徐浩使了一個眼色,讓他去照顧一下溫飛宇的情緒。

徐浩苦笑一聲,真希望現在趴在地上痛哭的是自己啊!

顧雲州獨自跑到海邊,用冰涼的海水狠狠抹了一把臉,啪啪啪的給了自己幾巴掌,讓自己儘量冷靜下來。

然後緩緩的返人群中,在眾人的注視下,緩緩開口道,“我們確實回不去了,這裡不是地球!”

“什麼意思,你是說我們穿越了嗎!”

“不是地球是哪裡?難道是你家啊!”

“你被嚇傻了吧,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彆胡言亂語。”

眾人簡直要開批鬥大會,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架勢。

“冇開玩笑,我們三個在樹林裡邊碰到了樹妖,並且跟它搏鬥了一場,要不是命大,現在就回不來了!”顧雲州怒喝道。

見眾人還不相信,顧雲州正待再說些什麼,隻見徐浩這時候猛地站了起來,也不再安慰溫飛宇。

大家看向徐浩,但見他猛地脫了外套,掀開自己外套裡邊的T恤。

眾人一看,頓時發出數聲的驚呼聲,尤其是人群中的女生,捂著嘴就尖叫了起來。

原來徐浩掀開上身以後,身上密密麻麻的有十幾道紅印子,其中最嚴重的一道在胸口,最嚴重的地方甚至有些皮開肉綻!

“這傷痕是怎麼弄的?

”人群中高飛馳說道,“看你這麼強壯,怎麼會搞成這樣。”

“雲州說的冇錯,我們確實看到樹妖了,看到我胸口這道紅印子了嗎?就是被樹妖的藤蔓抽的,我…媽,差點冇把老子抽死。”

徐浩大聲解釋了一聲,再次說道,“我們兄弟三個身上都是這種傷痕,你們還可以看看顧雲州的腰部,他被藤蔓纏住了,差點冇被卷死在樹上!”

這時候眾人的聲音終於小了下來,似乎意識到三人冇在開玩笑,顧雲州甚至看到一些人甚至開始顫抖起來!

顧雲州知道也冇什麼隱瞞的,早點讓大家接受現實還能早點團結大家做下一步的集體行動。

於是他繼續說道,“浩子說的冇錯,我們確實碰到了一條會動的藤蔓,藤蔓主動攻擊我們,抽動起來飛快,挨著了就是一鞭子。”

當下也不賣關子,就把三人從打算到樹林探索,到發現古樹,以及靠近藤蔓等後續的事情講解了一下。

講完後,顧雲州仍然怕大家不信,於是說道,“那條樹妖一般的藤蔓應該還在那邊,如果你們不信,我們可以帶大家去看一看,它的攻擊範圍應該有限製,遠遠的看一看應該還是冇問題的!”

此話一出,部分人頓時就信了大半。

薑威強忍住劇烈跳動的心臟,顫抖的說道,“顧哥,我是信你的,不過為了確定此事,要不你帶我們去看看?遠遠的看一眼就行,不靠近!”

“冇問題!”顧雲州知道如果不讓他們看一眼,一部分人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於是他對徐浩和情緒已經緩和下來的溫飛宇說道,“浩子,飛宇,你倆在這邊待會兒,我和大家再跑一趟。”

徐浩知道這一事不可避免,於是也不再矯情,說道,“好,速去速回,注意安全,離得遠點兒!”

顧雲州不再贅言,收拾一下心情,也顧不得休息片刻,隻是有些脫力,在唐鴻達和薑威的幫助下,加快了步伐,往樹林中走去。

除了顧雲州,唐鴻達和薑威三人外,三位大媽,那對情侶以及高飛馳和範安團隊的五個男人都跟了上來,隊伍裡的三個女生則留在了原地。

顧雲州一看跟去的人數不少,心裡默默想了一下藤蔓的戰鬥力,覺得真有危險眾人這麼多人,應該也能鬥上一鬥了,於是心裡稍安。

路上,顧雲州讓眾人每人撿起一根趁手的木棍。眾人見顧雲州說的認真,也就都依其所言照做。

因為是直奔目的地,所以路上花費的時間要少的多,也就一個小時左右的時間,眼尖的薑威第一個看到那株古樹,小聲跟顧雲州說道,“顧哥,是那棵樹嗎?”

“對。”顧雲州答道,“就是它”

“大家等會無論看到什麼都儘量不要發出大的聲音,雖然這藤蔓看起來對聲音不敏感,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顧雲州回頭跟眾人說道。

眾人也知道現在不是胡鬨的時候,紛紛握緊手中的木棍。

顧雲州見人心可用,於是不再多說,繼續往前走去。心想,到時候得用什麼辦法刺激一下這個藤蔓,讓它活動一下,否則一動不動的也看不出什麼。

然而當眾人再靠近一些的時候,顧雲州突然意識到是自己想多了!

遠遠望去,就能見到一副讓人震驚的場麵,隻見那藤蔓枝條胡亂的舞動著,時不時抽在樹乾和地麵上發出“啪啪”清脆的響聲。

顧雲州心想,難道這個藤蔓是在尋找它的果子?還是離它遠點,否則離得近了萬一認出是我吃了他的果子豈不是得跟我拚命。

於是下定主意,不再往前走。

其他人此時已經冇有心思理會彆的動靜,都呆呆的看著前方,彷彿第一次認識這個世界。

這時候,隻聽“哢嚓”一聲,眾人如夢初醒,嚇得顫抖一下,往旁邊一看,原來是薑威這小子拿出手機偷偷錄了視頻,還按下快門給樹妖來了一張特寫。

看著人群中好幾條還在打擺子的腿,張玲棱歎息一聲,低聲說道,“走吧,回去了。”

一哭無言,隻能聽到樹梢嘩嘩的風聲,還有眾人越來越急躁的腳步聲和喘息聲。

海邊,徐浩等幾人焦急的等待了兩個多小時以後,終於見到了眾人的身影。

三個女生趕緊走了上去,問道,“怎麼了,看到什麼了?”

薑威把手機遞給他們,“自己看吧!”

來來回回五六個小時過去了,陽光逐漸黯淡下來。

夕陽無限好,隻是可能再也看不到家鄉的夕陽了。顧雲州心裡想著,伴隨著時斷時續的哭聲,思緒不知飄向了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