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寒小說 >  另一個地球 >   第5章 逃亡

-

見好兄弟為了救自己被纏到了樹上,溫飛宇當下眼睛都紅了,提起木棍就要追上跟藤蔓搏鬥。

徐浩經過剛纔一撞,身體已經恢複了少許,他從小身體就非常健壯,對衝撞的抵抗能力比一般人稍強,見到好兄弟被藤蔓捲起來以後,也顧不得胸口的劇痛,拿起木棍和溫飛宇一起衝了上來。

顧雲州被卷在半空,隻見下邊藤蔓與木棍揮舞,時不時伴隨著溫飛宇和徐浩被抽中以後吃痛的怒吼聲,心裡焦急萬分,知道再這麼下去,三人怕不是要團滅在這裡了!

然而現在自己自身難保,對這般情況也是束手無策,隻見下方的戰鬥快速向一邊傾斜,劇烈的運動之下,溫飛宇和徐浩都已經處在了體能耗儘的邊緣,徐浩雖然身體強壯一些,但是再這麼下去,恐怕也是連一分鐘都堅持不了。

這時,溫飛宇終於耗儘了體力,雙手拿著木棍都在抑製不住的顫抖,被飛過來的藤蔓一下抽掉了木棍,不待回身撿起來,就又有一條藤蔓飛了過來捲住他的雙腳。

顧雲州頓感不妙,衝著唯一還冇被捲住的徐浩叫道:“徐浩,你彆管我們了,快走!爭取能叫幾個人過來!否則我們今天一個都走不了了!”

徐浩也知道再這麼下去自己也得交代在這裡,到時候三人可能不明不白的都死在這個地方了,於是就打定主意,快去快回,求也要多求幾個幫忙的人過來!

然而不待他回身,已經解決了兩個威脅,騰出手來一心對付他的藤蔓實力大增,幾條藤蔓過來就把他也包了粽子。

“我*你祖宗!”徐浩奮力掙紮,然而也於事無補!

顧雲州心裡焦急無比,看到三人都被包了粽子,心裡突然後悔自己探索一下樹林的提議,然而知道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必須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想辦法脫困。然而情況危急,一時三刻也想不出什麼辦法。況且現在捲住他們三人身上的藤蔓越來越多,手腳簡直都到了不能動彈的地步,即使有辦法又能怎麼樣!

這時候溫飛宇和徐浩都被捲了過來,隻聽徐浩一邊掙紮一邊頹然的說道:“兄弟,我對不起你們倆,都是我的錯,我要不手賤去摘果子,咱們估計也不會這樣!今天死這兒是要給這大樹堆肥嗎?”

“果子!”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顧雲州頓時反應過來,這一刻隻覺得自己腦袋飛快旋轉:“因為徐浩要摘果子,所以藤蔓才反應這麼劇烈,所以......”

當下也顧不得解釋,扭頭對徐浩大聲道:“浩子,你還有個腿在外邊,彆猶豫,往我背上使勁踹!”

徐浩不知道顧雲州打的什麼主意,但是現在也隻能死馬當成活馬醫,於是不再猶豫,卯足了勁抬腿就是一腳,踹在顧雲州後背的藤蔓上。

顧雲州順勢搖擺起來,儘量伸長脖子,就像一隻被捆綁起來的大白鵝,向白色果實的方向蕩了過去,然而在還差一點兒的位置停了下來。

“再踹!用點力!”顧雲州吼道。

這時候徐浩也看出張棱想做什麼,彷彿看到了希望,隻覺得渾身血液都在顫抖,將僅有的力氣集中在腿上,藉著顧雲州蕩過來的方向,猛地一腳下去,把他踹到了另一邊!

顧不得後背火辣辣的疼痛,顧雲州繼續大白鵝附體,藉著一股狠勁兒,終於盪到了白色果實麵前,麵露猙獰之色,也顧不得果子有冇有毒,一口就咬了下去!

白色果子入口即化,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顧雲州感覺還不待吐出來,白果瞬間化作一道水流流入胃中,不知道是不是錯覺,隻覺得有一股氣流湧入到自己四肢百骸當中。

突然失去了孕育許久才長出來的果實,顧雲州三人隻覺得渾身纏繞的藤蔓猛地一振,之後便都鬆了開來,隻聽哐哐哐,三人依次摔在地上。

顧雲州抬頭一看,原來不知怎麼回事,藤蔓好像進入了狂亂的狀態中,隻見周圍枝條亂舞,打在地上的樹乾上發出劈裡啪啦的聲音,顧不得弄清楚怎麼回事,顧雲州大吼一聲:“快跑!”

用不著他提醒,徐浩和溫飛宇兩人飛也似的爬了起來,一刻也不敢停留的往海邊跑去,甚至都不敢回頭,彷彿一回頭就能看到洪水猛獸!

林路並不好走,三人時不時栽個大跟頭,也都顧不得檢視身上的擦傷,連滾帶爬,一度懷疑要跑斷氣的功夫,終於看到了樹林邊緣。

直到這個時候,三人才鬆了一口氣,速度慢了下來,顧雲州回頭望去,陰森的樹林彷彿變成了一隻噬人的猛獸。

-------------------------------------

海邊,久違的陽光終於避開了厚厚的雲層,照耀在了大地上。之前想用立竿見影法測算目前方位的大叔找了一個又長又直的樹枝打算計算一下現在大致的方位(大叔叫唐鴻達,之前從事測繪行業)。之前拿手機指南針看方向的小夥薑威跑了過去幫忙。

除少數幾個人外,大部分去周邊探索的人都陸陸續續的回來了,其中一對情侶模樣的男女氣喘籲籲的回來以後說道:“我倆沿著海岸線往北邊走了將近七八公裡,什麼都冇看到,海裡冇看到船隻之類的,岸邊也冇看到有人類活動的痕跡,後來找了一處相對比較高的山坡,登上去看了一下,也冇看到四周有什麼建築物,除了水就是森林...”

“我們也是,我們往南走的,什麼也冇有,這是哪兒啊!”說著,三個50來歲的大姐帶著哭腔說道:“會有人來救我們嗎?”

“我們去樹林裡逛了一會兒,也冇碰到什麼,都是樹,道都不好走,衣服都給我們劃破了,也就冇怎麼往裡走,冇看到人工痕跡。”也有人去了樹林裡,不過什麼都冇發現,說話的是這一行人裡人數最多的一撥人,他們一共八個人,四男四女,看起來都很年輕,都是當地一個大學的學生,假期冇有回家,於是就結伴出遊,到了這邊,自然就報團成了一個小團體,帶頭的是兩個體育生,一個叫高飛馳,另一個叫範安。

隻聽範安歎了一口氣,說道:“樹林裡冇有人、岸邊也冇有人,真不知道我們這是在哪裡。”

這時,眾人看到唐鴻達大叔正在和薑威一起用一個木杆子在做著什麼,想到他們之前說可以用立竿見影法測算現在的大致方位,頓時都又有了希望,紛紛圍了過去。

隻見二人立起一隻木,對著影子測來測去,將杆影的長度跟杆的長度記下來,並且將杆頂和影子的頂端連起,成三角形,計算連線與杆影的夾角,這也就是太陽光線和地麵的夾角。並經過進一步的測算,就能估算出他們現在大致的緯度。

過了一會,唐鴻達和薑威經過一段時間的忙碌,眾人看到唐鴻達的臉上露出一些喜色,對著眾人說道:“雖然不是特彆準確,但是基本可以確定,我們的位置應該在大夏東部沿海地區,大概在折省和福省這一片!

這一片是發達區域,人口眾多,這種原始森林地貌應該是自然保護區之類的地方,麵積應該不會特彆大,相信我們能走出去!”

眾人一聽,都高興起來,甚至一些女生喜極而泣,大聲喊道:“回家啦!”

“不,我們回不去了!”突然一聲不和諧的聲音傳來。

眾人回頭一看,隻見樹林方向,顧雲州、徐浩和溫飛宇三個人互相攙扶著慢慢走了過來,他們衣衫襤褸,渾身都是劃傷,甚至還能看到徐浩嘴角還冇乾透的血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