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隊伍再次開拔。

因為這個山隻有四五百米高,所以眾人冇多久就爬到了山頂。

眾人在山頂上尋找了一陣,終於找了一塊比較開闊的地方,往下走不遠還有一條小溪在緩緩流淌著溪水。

於是決定在此安營紮寨,因為不是簡單的過夜,所以很明顯這次安營眾人都費了一番心思。

不僅帳篷紮的堅固異常,就連四周眾人還砍了一些樹木,用來搭建臨時的籬笆牆,緊急時刻,能起到一些防守作用。

在忙完這些主要工作以後,顧雲州讓唐鴻達帶著其他人做一些收尾的工作,他和徐浩三人以及薑威、湛菀則聚集在了一起。

“山上視野好,我打算從今天開始,我們幾個踏上附近的幾個山頭,分彆記錄視線範圍內的古樹。”顧雲州說道。

樹王級彆的古樹有著明顯更加高大粗壯的身軀,樹冠也更加茂盛,所以居高臨下,不難識彆。

“發現古樹以後,我們是分頭行動還是?”徐浩問道。

“兩人一組分彆行動吧,如果到時候發現古樹上邊有妖藤,那我們可以先觀察,如果兩個人能解決,就先行解決,解決不了,可以等四個人集結在一起解決。”

幾人想了想,覺得這樣也冇問題,兼顧了效率和安全性,於是都點頭同意。

“其實,還有一個辦法,”薑威這時候插嘴道,“你們忘了咱們的裝備了嗎?”

“什麼裝備?”顧雲州不解的問道,“拿裝備能搞定妖藤?”

“妖藤是搞不定,不過找到妖藤,應該冇問題。顧哥,你們是不是忘了咱們還有一架無人機?”

顧雲州內心一動,鼓勵薑威繼續說下去。

“發現了樹王,如果距離不太遠,咱們可以駕駛無人機過去溜達一圈,透過樹的縫隙,看看下邊有冇有彆的什麼東西。”

“這樣省的我們再跑一趟,真有20公裡遠,以你們的體質怕也得需要不少時間吧,我剛開了一下,那無人機最遠可以傳輸20公裡外的信號,也就是說能探索方圓幾百平方公裡的麵積。”

薑威說完,其他人都露出了喜色,確實能夠很大程度上提高效率。

“可以啊,薑威,就按照你說的做。”徐浩拍拍薑威的肩膀,豎起了大拇指。

“可以就這麼乾,飛宇你去把太陽能太陽能電池板拿出來,給無人機的備用電池充電。”顧雲州一錘定音。

說乾就乾,四人拿著武器,跑到山頂,“刷刷刷”幾刀下去,清空山頂草木,整理出一塊平地出來。

占據地形優勢,俗話說登高而小魯,眾人登上山頂清空擋住視線的草木後,隻覺得視野得以極大的放大,幾十公裡外的場景也能模模糊糊看到。

薑威拿出無人機和備用電池,稍作準備以後,就見無人機升空而起,快速向遠方飛去。

“冇想到啊,這麼多的設備裡邊,最有用的可能就是這個無人機了。”溫飛宇笑著調侃一聲。

冇一會兒,無人機就飛到了一棵古樹上空,繞著古樹飛了一圈,尋找空隙,攝像頭緩緩往下看去,不愧是最新的無人機,在變焦以後,地麵附近的樹乾部分能看的真切。可惜圍著這棵樹樹冠的轉了幾圈以後,並冇有發現妖藤的痕跡。

於是無人機調轉方向,向著最近的另一個古樹飛去,如此再三,終於在第四棵古樹上發現了一株妖藤,遠遠的隻見有一兩顆白色的果實掛在藤蔓的樹葉裡,看不真切。

冇想到這麼快就有發現,眾人都是喜出望外,無人機這時候也顯示電量不足,在薑威的控製下,慢慢返航回來,打算換上備用電池,繼續探索。

看準方向和角度,顧雲州帶著徐浩三人帶著指南針快速向那株古樹走去,行了大概七八公裡的距離後,終於聞到了熟悉的香氣,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不過仍然免不了哈哈大笑。

在確定四周冇有其他危險之後,防止槍聲引來彆的什麼東西,四人拿著刀一擁而上,不消一時三刻便結果了妖藤,又拿到手了兩顆果實!

當下也不敢久留,四人就又快速向來時的路快速返回,到底是身體素質得到了極大的增強,即使經曆了一場戰鬥,回去的路上四人全程奔跑也是臉不紅氣不喘。

等眾人回到山頂,湛菀薑威看到顧雲州手裡拿著兩顆果實,都露出了喜色。

薑威這時候也帶來了好訊息:“顧哥,你們出去的這一陣子,我們又發現了一顆妖藤。不過這一個距離有點遠,離著我們這兒有近20公裡,而且得過河。”

顧雲州看了一下時間,經過剛纔一次出門,四人的體力已經經過了一輪消耗,20公裡的路程,以四人的腳程,還得留下戰鬥的體力,所以也不會太快,一來一回估計怎麼也得三四個小時,於是問道:“你們體力還可以嗎,冇問題的話,我們就再走一趟。”

“有什麼行不行啊,隻要能得到白果,累死都行。”溫飛宇調侃道。

見其他兩人也點頭表示冇問題,於是顧雲州把兩顆白果交到薑威手裡,說道:“這果實你先拿著,無人機趕緊充好電,爭取在天黑之前再飛一次。”

說完,四人找準方向,頭也不回的下山了。

“自從進了森林,咱還想還冇碰到什麼大型的動物?”說話的是徐浩,“還想打獵改善一下食慾,可惜什麼都冇有。”

“是有點奇怪,彆說大型的動物了,小型的動物都不多。”高飛馳說道,“也就河裡的魚比較多,供應充足,不行等會咱們回來的時候看看能不能再搞點魚。”

雖然冇有全力奔跑,不過四人還是以較快的速度小跑移動,經過薑威說的河道阻隔的時候,幾人故技重施,放倒了一棵巨木,當作小橋走了過去。

一路冇有意外發生,又順利得到了一枚白果,路上返迴路上,未免夜長夢多,也冇停下來撈魚(也冇帶魚線魚鉤,就不考驗自己的抓魚技術了)。

一路順利,待回到山頂,看到薑威和湛菀正在山頂休息聊天。

三顆果實,在分配上確實是個難題,顧雲州先是問道:“薑威,找到彆的有收穫的古樹了嗎?”

“還真有一顆,這次我直接探索了另一個方向及遠處的一棵樹,大概離著我們有20公裡左右,靠近了一看,我才發現這棵樹已經不是簡單的樹王了,如果說之前的樹是小樹王,那這棵樹可以算大樹王了,而且這棵樹和今天其他兩顆有果子的樹還不一樣,不像今天已經探索這兩棵樹,走進以後纔看到樹葉有些枯黃,和正常的樹木區彆不大,我用無人機走進以後發現這棵大樹王的枝葉很多都已經枯萎了!”

說著薑威繼續說道,“而且這棵樹因為瀕臨徹底枯萎,所以樹冠的縫隙很大,無人機的視角很好,不出意外,確實有一株妖藤長在它身上,而且通過無人機,我最少看到了兩顆白果。”說到這裡,薑威又用肯定的語氣說道:“如果冇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兩顆最接近成熟或者已經成熟的白果,因為他們比我們目前得到的三顆都大!”

薑威說完,顧雲州幾人都是喜出望外,冇想到短短一天時間,就找到了三顆白果,還得到了最少兩顆成熟白果的訊息!

“薑威,你真是大功臣!”徐浩高興的摟過薑威,“哥們兒服了,你是我們的福星。”

知道接下來就是白果的分配的時刻,眾人都有點緊張起來,因為這些白果說白了一切都源自於顧雲州,冇有他,其他人也不可能有機會得到白果,最起碼短時間內不會發現白果的用處。

見到大家都看向自己,顧雲州沉吟一下,說道:“白果目前看雖然少,但是應該不是特彆稀缺,既然已經決定讓薑威和湛菀加入,所以乾脆今天就給他們一人一顆,這樣等到了明天,咱們就多了兩個戰力,到時候可以分成兩組一起行動。”

說著,顧雲州看著最後一顆最大的白果,對徐浩三人說道:“至於這最後一顆白果,就由你們三個吃了,稍微提高一點兒實力,這樣大家每個人差不多都吃了一顆白果的量。”

“那你呢,雲州,要不最後一顆你來吃吧,我們三個可以以後再說。”徐浩有點不好意思。

高飛馳見徐浩這麼說,自己也不好再說什麼,現在還需要團隊協作,不適合起衝突。

“不用,你們先吃,明天不是已經有目標了嗎?等明天我會優先選擇一兩顆。

”顧雲州也不是客氣的人,發展這些人,一方麵是因為達成了協議或者是自己好朋友,另一方麵不就是為了幫助自己獲取資源嗎?

見其他人都冇有異議,這事兒就這麼定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