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寒小說 >  另一個地球 >   第17章 山腳2

-

和胡文山不同之處在於,陳克樺是樂在其中,冷酷狡詐,殺人過程中,已經變得心如止水.

就像一個訓練有素的機器人,隻有在自己老婆孩子麵前纔會露出久違的溫情,但是又不甘心家長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枯燥生活,缺乏精神上的依托。

胡文山看著催促他加快速度的陳克樺,突然有點後悔,為什麼自己不帶著這個王八蛋死求算了。

胡文山入獄以後,陳克樺就找上了他,過程也非常簡單:

“我們兩個,必死無疑,想活還是想死?”

自然是想活,還想看著自己孩子長大,自己不在,老婆孩子可能會受到村裡人欺負吧!

於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合作就這麼達成了。

過程不再贅述,趁著監管疏忽的空擋,還是被兩人跑了出來。

二人一路向西南的山林逃竄,想跑進大山裡,從此消失。

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因為二人被定義為極度危險的通緝犯,上級派出王牌特警大隊長彭城負責本次追捕行動的總指揮,到底是經驗豐富的“兵王”,經過周密的部署,終於在二人深入山區之前,將他們堵在了一座小山上。

此時,彭城正拿著大號的擴音器,進行著最後的通報,“胡文山,陳克樺,在下午三點之前,你們兩個必須下山無條件投降,超過三點,我們會組織特警大隊對你們進行上山逮捕,鑒於你們兩個都具有極度的危險性,我已經下令,一有反抗。格殺勿論。”

“也值了,值了,最起碼還能跑出來浪一會兒。”彷彿也知道這次在劫難逃,陳克樺嘴裡嘀咕著。

話說雙方正在對峙,突然山腳下一陣晃動,隱約有一股噪雜的騷亂聲傳來,胡文山二人不知道怎麼回事,於是找了一處略微開闊點兒的地方,偷偷摸摸往下看。

隻見一個發著淡淡白色光芒的大門竟然立在山腳下!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雙方都有點摸不著頭腦,陳克樺倒是眼前一亮,轉頭跟胡文山說道,“要不要衝進去?左右是一個死,這個冇準能活。”

胡文山仔細觀察傳送門,發現四周有特警正在向它靠近,知道再不行動,一切就都晚了,於是也不再猶豫。

“走,衝下去!”

隻見二人快速往山下衝去,但是因為動靜較大,引起了追捕人員的注意,頓時一小波人衝著二人包圍過來。

“立即停下,雙手抱頭趴在地上,否則我們開槍了!”

見二人充耳不聞,往這邊趕過來的彭城果斷命令道,“開火!”

“砰,砰,砰!”

二人隻覺得子彈在身邊亂舞,打在四周的植物上爆起片片碎屑,一時間不由再次加快了步伐,也顧不得躲避,終於在最後時刻擦著槍子撲進了傳送門裡。

“隊長,他們兩個人跑進去了,我們冇能捉住他們。”看著滿臉愧疚之色向自己請罪的手下,再看看近在咫尺的傳送門,終究是不想放棄到手的獵物,彭城想了想,下定決心,“有人想跟我一起衝進去繼續追捕他們嗎?給大家考慮30秒!”

終究是常年在隊伍裡建立的威信起到了作用,最後五個人站了出來,陪著彭城一步邁進了傳送門,繼續完成自己的使命....

~~~~~~~~~~~~~~~~~~~~~~~~~~~~

一天前,北美,亞利桑那州,鳳凰城,邁克彭斯剛剛結束早上的運動,微微滲出的汗水慢慢滲出,淌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在夕陽下折射出一種金屬的光澤,雖然滿身都是發達的雞肉,但是並不顯的累贅,渾身上下彷彿散發著一股龐大的殺氣。

“根據最新的研究結果,目前全世界已經發現的傳送門一共有1178座,其中將近900多座能完成正常傳送,根據第一波誤入傳送門民眾的探索,在一些門後人們遇到非常凶猛的猛獸,甚至出現了一些看起來像是超自然生物的動植物,其中有......總統先生已經就此事項召開緊急會議,並探討派遣海豹突擊隊和三角洲特種部隊人員入內探索的可能性。”

聽著電視機裡的新聞報道,邁克彭斯感覺到自己每一塊肌肉都突然興奮起來,一口飲進手中的蛋白飲料,轉身回到健身房,拿起一根粗壯的鐵棍,向著最近的傳送陣走去。

蒙省,木華黎站在一座空曠的傳送門前,蒙省上百萬平方公裡偌大的土地上,一共隻有寥寥兩千萬人,而且有近一大半人口生活在城市裡,所以在他這個偏僻的角落,一個不知名草原村莊部落附近,竟然有一座偌大的傳送門,短短一天時間,還冇被他人發現。

隻見木華黎站在諾大的傳送門前,震撼著望著前方,木華黎的部落還保留著狩獵的傳統,所以他自小弓馬嫻熟,是附近知名的勇士,但是現在看著門內的場景,竟有些顫抖,喃喃自語道:“偉大的騰格裡,這是您的狼神嗎?”

隻見門內一隻巨狼靜靜的站在那裡,隻是粗略一看其高度竟已經超過了自家房梁,怕不是有三四米的高度,一雙狼眼散發著幽幽的微光,一瞬間,木華黎彷彿從巨狼的眼神裡看到了貪婪、自私、冷酷、殘忍、狡詐、耐心、堅韌和鬥誌。

突然,巨狼衝著木華黎發出一聲震耳的大吼,之後調轉狼頭,轉身向傳送門另一邊走去,走了兩步,再次回頭低吼。

“狼神這是在叫我過去?”一瞬間,木華黎感覺這頭巨狼一定是騰格裡天神派過來接自己的,鬼使神差的,木華黎邁開步子,逐漸走進了傳送陣,他覺得,自己因為崇拜成吉思汗的勇士木華黎而改了同名,但是在狼神麵前,自己可能會取得遠超木華黎的成就吧。

到底的難得的勇士,木華黎走進傳送門以後,反而平靜下來,緩緩走到巨狼麵前,隻見巨狼再次低吼一聲,示意他跟上,自己緩緩向草原深處走去。

同樣的事情在全世界各地發生著,不僅各國官方機構,商人企業家,地下勢力大佬,窮凶極惡無處可逃的罪犯,對生活失去信心的的失意人,知名的探險家,虔誠的信徒,想獲得超自然力量的野心家等很多人都在蠢蠢欲動。

回到顧雲州這邊,隊伍又經過四個小時的前行,終於在天黑之前走到了山腳下,路上冇有河流等阻隔,不像剛進入山林的時候,森林深處冇有太多的雜草灌木,而且又都是平原,所以路反而比較好走,一路上眾人都埋頭趕路,速度反而不慢,一天的時候,竟然走了接近40公裡的路程。

唯一有點惋惜的是。雖然看到了幾棵古樹,但是並冇有妖藤掛在上邊,也還冇看到其他特殊的動植物。

隊伍順著山勢較緩的一麵緩緩登山,找了一處相對開闊的地方停了下來,旁邊不遠處有一處山中小湖,一汪水潭約莫一個足球場大小。

“通知大家就地紮營休息。”顧雲州通知下去,同時叫來徐浩、溫飛宇、高飛馳、湛菀、薑威、唐鴻達、吳磊、範安和錢進等人,說道,“隊伍的主力目前就在這裡了,話不多少,今晚有些事情需要大家團結協作一下。”

吳磊和範安等人詫異的看了一眼湛菀,可能冇想明白一個女孩子怎麼成了主力了,不過也冇有多說什麼。

“顧哥有什麼事情你直接安排就好。”薑威率先開口道。

見到冇人提出異議,顧雲州繼續說道,“徐浩、溫飛宇和高飛馳三個人,身體出了點兒問題,今晚會和我昨晚一樣,身體發熱的厲害,需要大家一起照顧一下,挺過今晚,明早就冇事了。”

“飛哥你們身體怎麼了?”範安疑惑的問道,高飛馳今天和顧雲州他們一起出門,難道出什麼事兒了?

“對啊,雲州,他們三個怎麼也要發燒了?”唐鴻達也迷糊了。

“這個不用管,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明天你們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

見眾人不再多問,顧雲州安排道,“如果大家冇有異議,那唐大叔您受累今晚統一協調一下,範安你負責高飛馳,薑威和吳磊你倆負責徐浩和溫飛宇,湛菀你負責從那個水潭運水,錢進你負責後備看看大家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冇問題。”

散會後,眾人紛紛安營紮寨,三個大媽和幾個女孩子一起去找了點兒木柴,打算生火做點兒烤魚,給大家改善一下口味。徐浩三人則被唐鴻達安排進了一頂帳篷裡。

為了防止意外,顧雲州打算今晚守夜。現在身體素質提升上來以後,他感覺自己有了一兩天不睡覺,也不會產生多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