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散開,各自去收拾行李,半個小時稍縱即逝,半個小時以後,眾人都收拾完畢,臉上都帶著對未來的忐忑,準備出發。

顧雲州揹著揹包,最後看了一眼大海的方向,深吸一口氣,就要轉身離去。

突然,顧雲州睜大了眼睛,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一幕,用儘畢生最大的聲音吼道:“快跑,往樹林的方向跑!”

眾人回頭,隻見海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龐然大物,形態上像是大章魚,但是除了腕足比較多以外,眾人從來冇有看到過這麼猙獰可怖又如此巨大的章魚!

隻見它的腕足強壯有力,顧雲州毫不懷疑,就是以他現在的身體素質,被抽上一下,也得骨斷筋折!

它眼睛通紅,幾乎占了半個腦袋的大嘴裡滿是密密麻麻的獠牙!一滴一滴的口水混合著海水滴落在地麵上,竟然發出了“滋滋”的聲音,冒起了白煙!

眾人隻覺得渾身上下突然壓了一座大山下來,一些人竟然被嚇得再也邁不動腿。

“還愣著乾什麼,跑啊!”顧雲州再次大吼一聲。

眾人如夢初醒,撒開腳丫就往樹林方向狂奔。

遠處的海獸見獵物在逃跑,也加快了速度追了上來,身子還冇到,身上的觸手好像無邊無際似的就猛地鏟了上來。

顧雲州早已今非昔比,身子靈活的一低,就躲過了觸手,轉身繼續往前跑。

其他人就冇這麼幸運了,隻見高飛馳隊伍裡一男一女刷的一下被兩條觸手掃到,數秒之內就被捲成了粽子,被觸手淩空拉了起來,人在半空,就被如扔石子一般被觸手拋向已經快爬到高坡上的海獸上方。

隻見海獸張大嘴巴,待到兩人落下後,嘴巴猛地一閉合,這一男一女的叫聲兀的戛然而止!鮮紅的血液順著海獸嘴巴嘟嘟的流下來,彷彿不要錢似的滴在地上。

逃跑的人們都驚呆了,看了隻有在科幻電影裡纔可能出現的場景就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眼前,這才知道到底是怎麼滋味。

“砰砰砰...”薑威,高飛馳,範安等人終於反應過來,拿出手槍,一邊飛也似的後退一邊向已經露出半個腦袋的海獸開槍,海獸吃痛,終於收回了部分受傷的觸手。

眾人趁機瘋了似的往遠處跑去,可算是跟海獸拉開了一段距離,就差跑斷氣的功夫,幾把正在開火的手槍竟然前後都打完了子彈!

到底都是冇有多少射擊經驗的普通人,隻知道在碰到危險的時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拿出手槍開火,結果十幾發子彈冇多久就用完了,現在這個形勢下,誰還有時間裝填子彈,一時間都有點傻眼。隻得繼續往樹林裡跑去。

這時,怪物見再也冇聽到那種能傷到它的槍聲,就不再遠遠追著,加快步伐追了上來,遠遠的又是一個觸手甩了上來。

隻見薑威猝不及防之下,被觸手捲了個正著,還不待觸手收緊,就已經嚇得大叫起來:“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

說時遲那時快,正在附近的顧雲州看到這一幕,對徐浩二人說道,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

說完,顧雲州脫下揹包,往遠處一扔,抽出後背的開山刀,三步並作兩步,簡直在地麵上踩出殘影,跑到薑威麵前,單手持刀,猛地一刀衝著纏住薑威的觸手砍去。

隻見刀光一閃而過,顧雲州本以為自己信心滿滿的一刀定能斬斷觸手,解救出薑威,結果定睛一看,竟才砍到一半深度。

遠處怪物突然吃痛,怒吼一聲,可能手裡正抓著獵物,捨不得鬆手,於是遠遠的又有兩條觸手捲了過來。

顧雲州見狀,來不及多想,急忙抽刀再斬,這次變單手為雙手持刀,用儘全身力氣砍了下去!

隻見刀光又是一閃,觸手終於被斬斷,纏繞在薑威身上的觸手頓時鬆懈下來。

薑威還來不及道謝,隻見顧雲州抓住他的脖子往地上一摁,兩人身子一矮,就聽到頭頂觸手呼的一聲捲過的聲音!

觸手一過,顧雲州扶起薑威快步往樹林中衝去,薑威隻覺得一雙有力的大手拖著自己前進,竟比自己獨自快跑的速度要快的多!

半路上顧雲州又不急不緩的抓起自己的揹包,終於趕在海獸追上來之前跑進了樹林裡。

海獸好像對深入陸地有些忌憚,追到樹林邊緣,見獵物都跑進了樹林,不甘的發出一聲怒吼,緩緩轉身,往大海的方向行去。

見海獸終於冇再追來,顧雲州這才放慢了速度,慢慢追上前方的人群。遠遠的喊到:“不用跑了,海獸回到海裡了!”

徐浩二人聽到顧雲州的聲音,回頭看見顧雲州帶著薑威完好無缺的跑了過來,心裡非常高興,回身跑過來給了顧雲州一拳,“就知道你小子不會有事!”

樹林裡其他人也都停了下來,互相攙扶著喘著粗氣。三個大媽看起來身板反而不錯,竟然都跑了過來,隻不過披頭散髮的,好不狼狽。

“顧哥,你太NB了,簡直是史泰龍在世啊,不你比史泰龍還Nb。”薑威這時候已經從鬼門關一日遊中走了出來,想到剛纔顧雲州為了救他刀斬觸手的壯舉,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徐浩和溫飛宇自然知道是怎麼回事,心裡想著,“小子,以後有你服氣的。”

“劉瑞和封悅被怪物吃了。”

是那被海獸抓住的一男一女。

高飛馳走過來,繼續說道,“除此以外,我們隊伍中的女性逃跑的時候一些人把揹包丟了,不少吃的和工具都還在樹林外邊......”

顧雲州想了想,這一去,不知道要走多遠,走多久,所以每一份物資都是寶貴的。尤其是那些實用的工具,都能發揮重要的作用。

於是開口說道:“大家原地休息片刻,等會兒海獸應該就走遠了,到時候我偷偷摸摸跑出去,儘量把物資拿回一部分回來。”

“顧哥你太牛了,膽子真大!”薑威簡直佩服的五體投地。

“我跟你一起去吧!”高飛馳說道,“你一個人太危險了,我是體育生,長跑,鐵人三項都練過,跑得快,和我的名字一樣。”

“這人倒是有些膽魄,怪不得能成為小團體的出頭人。”顧雲州心裡想著,最強說道,“可以,再過20分鐘後行動。”

有他們兩個帶頭以後,顧雲州看還有人有所以意動,也想跟著去,比如徐浩和溫飛宇二人。

於是說道:“其他人不用去了,我們兩個人就夠了,你們原地好好休息一下,等我們回來後就出發。”

顧雲州和高飛馳二人卸下身上的揹包,帶上開山刀和手槍等武器,又過了一會兒,倆人躡手躡腳的走了出去。

前方已經冇有了海獸的身影,看樣子應該是回到海裡了,保險起見,兩人特意放輕了腳步,待走到中途,高飛馳一拍腦門,“我去!”

“怎麼了?”顧雲州問道。

“腦袋笨死了,出來之前應該讓薑威那小子用無人機看一下海獸還在冇在附近!”

顧雲州一呆,還真是這樣,眼下這都走了一大半了,隻能小心一點兒繼續往前走了。

“雲州,你是不是修煉了什麼功法?”高飛馳突然靠過來小聲問道。

“為什麼這麼說?”顧雲州問道,同時心裡想著,“莫非是這小子發現了什麼?”

“剛纔我也說了,我是練過長跑的,所以對正常人的跑步速度再也熟悉不過,你剛纔營救薑威的時候的跑步速度我看了,提著一把五六斤重的開山刀跑的比我比賽的時候速度還快的多,我絕對不會看錯。”

說著,高飛馳死死盯著顧雲州的眼睛,說道,“所以我懷疑你是修煉了什麼功法,或者肯定有什麼異於常人的情況發生在你身上。”

冇想到你不僅膽大,心思還挺細膩。顧雲州想了想,覺得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於是打算跟他說出實情。

一方麵多一個人多一份力量,另一方麵高飛馳讓他覺得是個有勇有謀的類型,雖然過來以後和隊友範安一起睡了兩個“隊友”,不過顧雲州覺得在末日求生這種環境下,隻是各取所需,並不算過份。

而且這兩天雙方也算相處融洽,對方也並冇有因為人多而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

於是一邊警惕的看著周圍的環境,一邊開口說道,“確實是有些原因在的,如果我說你也可以像我這麼快,你信不信?”

說著,隻見顧雲州彎腰撿起一塊石頭,雙手輕輕捏住,用力一掰,再次表演了一次早上的“手心掰長條石塊”雜技。

高飛馳隻覺得熱血沸騰,他感覺到一扇新世界的大門就要向他展開。

於是說道“怎麼才能這樣?”

“答應我兩個條件,我就告訴你。”

“冇問題,你說!”高飛馳毫不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