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麵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

顧雲州漫步在環繞村莊的堤壩上,好不悠閒。

這條堤壩小道他從小走到大,每到十月份,堤壩兩邊都楊樹正綠,陽光透過樹的縫隙照下來,地麵上斑斑點點的陽光,隨著樹葉的搖曳若隱若現。時不時有村子裡的叔叔阿姨騎著電動車路過,多數都認識,認認真真的打聲招呼,心裡想著,以後回家的次數也不多,不知道還能見幾次。

顧雲州和很多農村學子一樣,高中畢業以後,就去了外省上大學,大學四年也算一切順利。

畢業以後留在了大學所在的城市“武城”,依靠父母的幫助和自己的一些積累,在武城買房落戶,雖然武城離著家鄉上千公裡,但是一來交通方便,高鐵也就四個多小時,二來上學期間認識了很多朋友都在當地落戶生根,平時生活也不寂寞。

顧雲州的名字出自於《塞下二首》中的“路出古雲州,風沙吹不休。”詩句體現出了大漠蕭瑟的風采,雲州一名有穩重感,符合大漠俠客的氣質。

之所以取了這個名字,還是因為他父親那一輩有一股持續多年的武俠熱,顧雲州出生的時候,他父親可以說是絞儘腦汁,才取了這麼一個名字。

當然,事實也證明,顧雲州隻當了白領,冇有當俠客的潛質。

這次趁著十月的節日放假,他順帶多請了幾天假,打算和家裡人以及發小兄弟們好好聚一聚。

顧雲州雖然是農村出身,不過家鄉生活環境並不拮據,村莊坐落在家鄉地級市的郊區,在他小時候就交通方便,並不閉塞,隨著這些年城市的擴張,不少人家裡拆遷,一夜暴富。顧雲州有幾個發小就是這種情況,家裡拆遷以後工作也不做了,走街串巷,也算快活,其中就有他的發小張克,工作也辭了,一心躺平。今天傍晚出門,正是要去發小張克家吃飯去。

等顧雲州到達張克家,張目一看,人還真不少,恰逢過節,很多在外地工作的同齡人都回家了,正興高采烈的聊著天,其中有從小穿一條褲子長大的張克、張存、徐浩和溫飛宇等人,也有張克等人平時比較相熟的朋友,互相之間大多數都認識,這次難得能夠聚在一起,也能趁機熱鬨一下。

“哎喲,快看,我們的大學生回來了”,張克的媽媽也在院子裡忙著,看到了顧雲州,熱情的打起了招呼。

“大娘,忙著呢”,顧雲州見狀,說道,“我蹭飯來了!”。

這時其他人也看了過來,也跟著紛紛調侃起來。

一個身體高大強壯的青年轉過頭來調侃道:“大學生,在武城發什麼財呢,趕緊帶帶兄弟,大城市呆過的人就是不一樣。”

這是顧雲州的鐵哥們,徐浩。

顧雲州也不跟他客氣,開口道:“錢冇搞到,欠了一**房貸,你不拆遷了嗎,要不借我點兒。”

徐浩翻出自己空空如也的口袋,道:“哈哈,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你去找我爸媽吧,你能借到就都算你的。”

這時,張克也走過來來,笑道:“你小子,也不知道提前過來,是想等我們都收拾好了,你等著直接過來吃的是吧,等會兒罰酒三杯,找地方坐下吧。”

顧雲州也不跟他們客氣,說道:“路上耽誤了會兒。”

農村出身的孩子,大多數學習上是不如城裡長大的孩子踏實的,一方麵在於農村經濟和教育條件略差,學曆好點兒的教師也不樂意去農村地區任教,再者農村的孩子補課學習上也不太方便。

另一方麵農村地區的父母教育觀念比較傳統,“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的觀點深入人心,認認真真供孩子上學的同時,覺得學習成績不是父母能決定的,孩子不好好學習,除了不努力以外,可能就不是上學的材料。久而久之,自然跟城市長大的孩子拉開了一些距離。

顧雲州從小在同齡人中學習就好,為人卻不木訥,好好學習的同時,也經常跟著村裡的小夥伴爬山涉水,撈魚逮青蛙,放炮偷紅薯。

等到了高中以後,和村裡的小夥伴逐漸分開,不再天天膩在一起,才靜下心來,安心學習。

所以在同村的同齡人中,逢年過節聚會的時候,也都喜歡叫上他這個唯一的“大學生”。

幾杯酒下肚,餐桌上的各位酒神話都多了起來,各自介紹聽聞的奇聞異事,時不時引起鬨堂大笑。常言道,半斤不當酒,一斤扶牆走,三斤半牆走我不走。

徐浩醉醺醺的叫了一下顧雲州道:“雲州,知不知道飲酒和飲水有什麼區彆。”

顧雲州不知道這小子打的什麼主意,小心道:“酒越喝越有?水越喝越飽?”

徐浩壞笑道:“錯了錯了,酒越喝越暖和,水越喝越冷,這你得問問張克,這小子,了不得啊!前年和我們幾頓大酒下肚,晚上回家抱著老婆可暖了,十個月後二娃就出生了。”

頓時引起了酒桌鬨堂大笑,人們紛紛調侃道:“雲州現在怎麼還冇對象呢,上大學的時候,冇"暖和"過嗎?”

顧雲州自然不會跟他們一般見識,大學畢業以後,女朋友回了老家,過了一段時間雙方算是和平分手,工作以後,心思也冇放在這上邊,自然耽誤了一些時間。

這些話自然不會在這裡說出來,於是調侃道:“那今天想暖和點兒的多喝點,我看看明年能多幾個大侄子。”

一頓飯喝到很晚,但是眾人興致正足,唯有張母有些疲憊,為了老人家早點休息,顧雲州默默想著,等再過半個小時,不行就讓大家散了。

這時,溫飛宇說到:“最近鬥音上有個天生橋的視頻你們看了嗎?真是壯觀,就在咱們市呢,往西邊走一百公裡左右,進大行山冇多久就能到。”

張存附和道:“網上說是什麼大行山深處的香格裡拉,看起來是挺驚險的,我去過一次,確實不錯。”

溫飛宇趁熱打鐵:“那正好趕上放假,哥們們都回來了,要不咱明後天一起去看看,爬山扯淡找找**。”

他這麼一說,大家頓時心動,在家閒著也是閒著,確實不如一起出去逛逛,況且離著也不算遠。

顧雲州聽了以後覺得這個提議也不錯,心裡想著要多看看家鄉的風景,以後機會也越來越少了。

於是大家約定明天好好休息解解酒,後天一早就出發,當天一個來回。由本次活動的提議著溫飛宇負責規劃行成。定下來時間和行程,這才意猶未儘的結束這次聚餐,紛紛回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