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情已經談完,賀繁離去後不久,化長老便也離去了。

整個大殿之內,如今就隻剩下了呂青峰一人端坐。

“我說老祖,這種事情,您怎的會冇跟我說呢?”

這會,呂青峰苦笑一聲,望向了大殿一角。

隻見天樞道人慢悠悠的走了出來,而後一臉淡定的對著他說道:“老夫現在是殘魂狀態,能有多少記憶,記不得了能怎麼辦咯。”

聽得這話語,呂青峰無奈的搖了搖頭,自家這老祖,還真拿他冇啥辦法……

“不過此事既然提起,我倒是想起來一件重要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天樞道人的神情難得正經了起來,看向了呂青峰。

“老祖請言!”

呂青峰身形一正,恭敬道。

天樞道人點點頭,輕聲道:“賀繁這小子,是不是我想的那個人,明日倒是可以一試……”

隨著天樞道人的話語,呂青峰微微挑眉,默默將此事給記在了心底。

翌日清晨,在呂青峰的召喚下,賀繁跟化長老也再度來到了宗門廣場所在。

見著二人到來,呂青峰對著兩人點點頭,而後轉過了身子。

隨著他這一個轉身,一道空間波動瞬間從其周身湧起。

呂青峰抬手輕揮,數股靈力湧出,最終將其身前的空間撕裂開了一條縫隙。

隨著那縫隙浮現,呂青峰暗暗調動小界之力,強行將那縫隙闊開,形成了一條空間通道。

“好了,隨我來吧。”

看著這通道生成,呂青峰這才微微

一笑,對著賀繁二人說道。

說話間,他便率先走入了通道之內。

化長老對著賀繁輕聲一笑,說道:“走吧。”

當即二人也跟隨著呂青峰的步伐,同樣走入了那空間縫隙之中。

走入之後,賀繁隻感覺一陣空間之力將自身包裹,而後便是一次短距離傳送,甚至一息不到的時間,他便已是來到了一個十分寬闊的地下空間之中。

“此地藏於地下深處,若非昨日拿到了此地的空間座標,是根本來不了此地的。”

前方的呂青峰對著賀繁二人緩聲道。

聽得此言,賀繁微微點了點頭,他神識四下探了下,能夠確定此地至少也是處在數千米深的地麵,不用空間傳送的話,真要找到這裡,基本不可能。

很快,在呂青峰的帶領下,三人便來到了此地最深處。

在這裡能夠看到一扇圓形的石門,石門之上,還有著三個凹槽。

呂青峰拿出自己的宗主令牌,恰好與其中一個凹槽契合,直接被吸附了上去。

同時,隨著這枚令牌放上,能夠明顯感覺到,在這石門之後,有一抹濃重的靈力波動!

不用呂青峰再說,賀繁二人也清楚,接下來便是等那兩宗的人到來了。

也就在他們將令牌放上去冇多久,這地下便又多出了兩道空間縫隙,昨日那老和尚和道士也各自帶著自家長老到了此地。

“呂宗主,這位長老境界僅是這般,為何將他也帶來了?”

看著賀繁也在此地

那老和尚眉頭微皺,對著呂青峰問道。

聞言,呂青峰麵帶笑意,輕聲道:“正是因為境界低,所以來此找一件防身法器,這也算正常吧?”

“這……”

老和尚張了張嘴,一時之間卻不知該如何反駁。

的確,這寶庫之內本來都是對抗魔族的法器,賀繁來尋一件防身,也是正常。

“哈哈哈,普靈大師便莫要在意這些了,咱們將這降魔寶庫打開吧。”

也就在這等尷尬的時刻,一旁那道長倒是主動開口,替他化解了一點尷尬。

“歸雲道友所言甚是,咱們便開啟寶庫吧。”

普靈和尚瞥了一眼賀繁,而後才淡然說道。

說話間,兩人也拿出了各自宗門所屬的令牌,放入了凹槽之中。

三枚令牌放入其中後,整個石門便緩緩旋轉了一圈。

緊接著,三枚令牌同時從凹槽之中脫出,從三個令牌上,還有著一道靈力連接著石門凹槽,跟隨著石門一同旋轉了起來。

那石門旋轉的速度逐漸加快,最終直接轉出了道道殘影。

而後纔在一聲轟鳴之下,從中間裂開一道縫隙,而後緩緩向著兩側開啟。

至於那三枚令牌,也在此刻回到了呂青峰等人手中。

隨著大門開啟,一陣濃烈的靈氣裹挾著一陣浩蕩正氣,從這寶庫之內向外捲動而出。

“哈哈哈,這等正氣,恐怕魔族在此,會被直接吹死!”

感受著這氣息,一旁的化長老朗聲一笑,說道。

聽得他這話語,周

遭幾人皆是麵帶振奮的點了點頭。

而後,在呂青峰三人一陣客套之後,眾人這才邁步走入了這寶庫之內。

一進門,便是一個圓形的大廳。

在這大廳之內,擺放著極多用特製木材製作的架子,上方則滿滿噹噹的擺放著一件件專門用於應對魔族的法器。

看得出來,這些法器並不算強,基本都是金丹甚至築基境使用的。

雖說都是尋常的刀劍,但其上篆刻的種種符文,想必對魔族應能有特殊效用。

呂青峰和普靈和尚還有歸雲道士三人此刻也冇客氣,開始飛速的將這些法器裝入自身的儲物袋之中。

眨眼的功夫,剛剛還滿滿噹噹的大廳,便直接被三人清空了。

清空大廳之後,幾人才繼續向著內殿走去。

纔剛一入內殿,賀繁便清晰的感覺到了一陣洶湧的法器波動。

“嘖,可惜這不是你的,不然我吞了這些,應當能掌握不少對魔族的能力。”

這會,噬器金球也對著賀繁傳音道。

聽著他這話語,賀繁也唯有無奈的搖了搖頭。

在這裡麵,僅有著數百件法器。

不過與尋常的刀劍不同,明顯都是有特殊效用的法器,如鏡子羅盤之類,隻要能想到的,幾乎都能在此見到。

“你看這裡有你想要用來防身的法器麼?”

就在這個時候,呂青峯迴過頭來,對著賀繁輕聲問道。

賀繁目光掃了一下,而後搖了搖頭,認真道:“這些法器對弟子而言作用不算太大

就不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