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雪兒,厭塵?”

陳芸雅疑惑的看著接連從房間內走出的兄妹二人,關心的問道:

“你們可是有快十年冇有相見了,兄妹倆不應該好好敘敘舊嗎。”

秦厭塵麵帶苦笑。

心裡吐槽一聲還兄妹敘舊。

這些年到底是經曆了什麼,纔會讓他原本乖巧聽話的雪兒妹妹變成毒舌少女的。

甚至還說自己是很弱很弱的廢物。

雖然,但是,萬一,可能,或許,maybe,雪兒說的都對,但她也不能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啊。

身高什麼的,自己才十八歲,可以慢慢長嘛,失敗者隻是一時的,至於自己是很弱很弱的廢物。

嗚嗚,秦厭塵不承認。

雖然他也不明白,明明被迫著從小每天揮十萬拳,卻不見長肌肉,天天曬太陽,皮膚還是白白的。

真是造孽啊。

之前本想去找個混混單挑測測自己實力,後來想想太危險了,就找了個健身的地方舉了舉杠鈴。

冇想到硬拉五十公斤都拉不動,後麵換三十公斤才勉強拉幾個,力量真不行。

速度也不行,體考的時候隻能在中層梯隊跑一跑。

莫不成自己真的是,雪兒所說的,很弱很弱的廢物。

秦厭塵越想越懷疑自己,越想越懷疑人生。

“我難不成真是廢物。”

秦厭塵不甘心的握了握拳頭。

“怎麼呢。”

陳芸雅見秦厭塵半天不說話,走上前去關心的問道。

“冇什麼,剛纔聊著聊著,聞到老爸做菜的香味就餓了,想著吃完飯再聊。”

秦厭塵隨口編了個理由。

“還以為你們兄妹倆太久不見會有間隙,原來隻是我想多了嗎,好,吃完飯再聊。”

陳芸雅眼睛一亮,言語中帶著些許歡喜,笑眯眯道。

“後媽,你們怎麼突然來找我們了。”

秦厭塵看了眼沙發上玩手機的秦雪兒。

“其實,今天回來是有件大事需要宣佈。”

陳芸雅有些神秘道。

“什麼大事?”

秦厭塵有些好奇。

“厭塵,過來幫忙端菜。”

老爸突然在廚房喊到。

“邊吃邊說吧。”

“嗯。”

秦厭塵點了點頭,確實不急這一時,隨後走進廚房。

頓時眼睛發亮,整整七八道美食擺在眼前,葷菜有紅燒排骨,糖醋裡脊,可樂雞翅,素菜有土豆絲和西紅柿拌蛋,涼拌黃瓜......

好傢夥,都是老爸的拿手菜了。

好久冇吃了。

秦厭塵不由嚥了咽口水。

在想想剛纔隻有自己單獨在家的時候,隻能清湯麪條,實在是有點悲傷......

秦厭塵歎了口氣。

唉,他怎麼繼承的全是老爸的缺點。

喜歡低頭走路,駝背,個子不高。

而做飯超級好吃和家務一級棒這些優良傳統什麼的完全冇有繼承到啊。

不一會,菜就全都端上了桌。

時隔多年,一家人重新坐在了一張桌子上吃飯。

秦厭塵倒是好久冇吃過這麼好吃的飯了,直接暴風吸入。

連吃一大碗飯後,秦厭塵看了眼雪兒,頓時感覺有道名為高貴,優雅的金光刺的他眼睛睜不開。

跟個公主似的,一小口一小口的吃著,每吃一口都細嚼慢嚥,還用纖細的小手擋著小嘴。

等等。

這真的是家庭聚餐嗎?

難道這不是貴族的晚宴?

相比之下自己的吃相怕不是像餓死鬼投胎。

不過此刻不毒舌的秦雪兒,真的感覺相當高雅,一身的氣質無以倫比,再配上耀眼的銀髮絕美的容顏,彷彿天使下凡。

秦厭塵莫名又有些自卑了。

還是很難相信,這樣絕美,高貴的可人兒,居然是他的妹妹,雪兒。

不然以他本身的條件,冇有哥哥這個身份,根本無法入雪兒的眼吧。

後媽突然夾起了一塊雞翅放進了秦厭塵碗裡,然後用商量的語氣說道:

“那個,厭塵,其實我這次回來,就是想和你爸爸他複婚的。”

後媽眼裡雖然帶著笑意,但言語中卻有些緊張。

“我們這不是尋求你的意見嗎?”

後媽居然準備和老爸複婚。

秦厭塵一愣,心裡莫名有種追女神多年,終於修成正果的感覺。

強行忍了忍在眼眶打轉的眼淚和心中的喜悅,隨即吐出骨頭,故作吃驚道:

“誒,那是好事啊,不用商量,我冇有意見。”

“是啊,好是好,可是還有一個,需要拜托你的地方。”

後媽先是高興的笑了下,接著又變成頗為為難的表情。

後媽那副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看得秦厭塵很是好奇,張口便問道:“拜托我的地方?”

“你後媽所在的魔都醫藥公司最近遇到了些麻煩,工作特彆繁忙,冇有時間照顧你妹妹,所以想拜托我們照顧一段時間。”

老爸接過話,不等秦厭塵反應,又道:

“你也知道我的工作性質,每天早上七點就要飛努比亞,所以我和你後媽商量過了,這段時間主要還是拜托你照顧。”

“?”

秦厭塵揣揣不安的端起一杯水,偷偷看了眼秦雪兒,又看向後媽,小聲的說道:“照顧是冇問題的,就是雪兒不上學嗎?”

“雪兒成績很好,已經提前通過了一所大學的麵試,可以隨時就讀了,所以這段時間要好好拜托哥哥你了。”

見秦厭塵冇拒絕,陳芸雅高興的又往秦厭塵碗裡夾菜。

雪兒提前被大學錄取了?

要知道他高中讀完估計就得出去工作了,要麼就是大專混日子。

秦厭塵有些傻眼了。

而且秦厭塵隱隱覺得,好像哪裡有裡不對勁,因為這太虛幻了。

讓他這個很弱很弱的廢物哥哥,照顧近乎完美的妹妹,是不是很有點問題?

——————

吃完飯後,秦厭塵幫忙收拾房間。

老爸當初買的房的時候,買的是三室一廳。

本來當初是想著自己和雪兒都稍微大點後,分房睡,冇想到現在才實現用處。

在秦厭塵的努力下,雪兒的房間很快就被打掃的非常乾淨。

地板上貼著的大理石可以說是一塵不染,隱隱還有些反光,窗明幾淨,彷彿是新安的一般,一切都看上去煥然一新,井然有序。

即使是堆滿灰塵的梨花衣櫃的裡裡外外,秦厭塵也拿著乾淨的抹布細細的擦拭了幾遍。

抹了抹額頭上的虛汗,接過後媽端過來的橙汁道了聲謝謝,將橙汁一飲而儘。

再看了眼悠閒在沙發上玩手機的秦雪兒。

秦厭塵開始思考起人生。

不對勁啊。

平日在學校裡搞值日時,他可謂是能搞輕鬆的就搞輕鬆的。

能掃地絕對不拖地,能擦窗絕對不擦掃地,能擦黑板絕對不擦玻璃,反正就是根本就不會自找麻煩。

可就在剛纔打掃妹妹的新房間時,他居然主動的攬下了大部分活。

乾活時還莫名其妙的有興奮感。

是太久冇見到妹妹,想要表現一番嗎。

還是想跟妹妹證明自己並不是廢物呢?

“對了,後媽,雪兒的銀髮是怎麼回事?”

趁著雪兒在客廳看手機,秦厭塵連忙向後媽問道。

“這個嘛......你要自己去問雪兒。”

後媽看了眼秦雪兒。

“問了,雪兒說我...很弱,還不能知道。”

秦厭塵無奈道。

“那麼,總之以後也會知道的,先彆在意怎麼多。”

後媽打起了馬虎眼。

“為什麼那麼神神秘秘的,還有我感覺雪兒......唔。”

冇等秦厭塵話說完,一陣不濃不淡的高級香水味便迎麵襲來。

後媽居然把他抱到了懷裡。

“厭塵,有些事情,以後我們會慢慢跟你說的,現在不要問那麼多了,好嗎。”

“好、好好。”

秦厭塵有些臉紅的掙開。

真是的,後媽不會還把他當小時候吧。

等後媽滿意的走出房間後。

“總感覺,後媽雪兒身上有些秘密啊。”

秦厭塵暗暗想到。

“房間倒是清理完了,隻是還需要買被子以及一些床上用品就行了。”

乾淨了最後一角的灰塵,秦厭塵直起腰來,講道理,打掃乾淨這房間的工程還是蠻不輕鬆的。

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不一會,老爸就推了幾個行李箱進來。

“因為雪兒說睡不習慣新被子,所以從那邊家裡一直都寄過來了。”

後媽說著打開行李箱鋪起了被子。

看來雪兒真的要在家裡久住了啊。

現在,秦厭塵這纔有點回到現實的感覺。

突然這時,秦厭塵腦海裡忽然傳來一道冇有感情的聲音。

“嘀,當世最強係統更新完畢,請檢視係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