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市會長有一瞬間的沉默,他不明白為什麼風天行會突然說出這番話。

但他很清楚,這是風天行給他的仁慈,向他說明瞭一些動手的原因,但也僅僅是一部分。

哪怕是風天行最親近的手下,都少有機會得到如此解釋,在這種私下的場合,在這種極為隱蔽,不應該說出的事上,風天行更是極少解釋。

而今雖然隻拿到了一部分理由,但這已經是他勝過其他人極多的證據。

低頭道。

“屬下一日之內將所有情報整理出來。”

風天行點了點頭,這纔回到克家等待。

黑市會長一路離開了轄地,離開了他經營多年的黑市,他冇有第一時間安排這些事,而是一路來到嵩啖的房門外。

嵩啖作為伽羅的同僚,和伽羅的許多弟子都應該有聯絡,自己過去小心試探一番,正是最佳的方案。

可到了門前,黑市會長還是停了下來。

他想到了風天行,既然有嵩啖這個人在,能夠極為輕鬆的獲取這份情報,為什麼還要自己親自過來打探?

這很顯然是不符合道理的。

也就是說,這次的事就連嵩啖都要瞞著。

黑市會長在短暫的沉默之後,隻是向門口駐守的魔族說到。

“嵩啖前輩若是有空的話,便邀請他來我府邸飲酒做客,我這裡恰巧得到了一批新的美酒。”

說完,黑市會長又回到了他的住所,皺眉思索了一番,這才安排人手收集附近的情報。

一天之後,風天

行得到了一份名單,一份長達數十頁的名單。

這幾乎是附近二十來個主城轄地內所有伽羅弟子的名單,隻是這上麵有多少弟子已經隕落,就無從考證了。

風天行看著這名單沉默了片刻,這纔對黑市會長說到。

“最近轄地內可有什麼大事?”

黑市會長連忙搖頭。

“學院在擴張當中,資源目前還算富足,其他轄地當中的魔族用了大量的資源做交易,買走了我們的法陣等等具有戰鬥力的工具。”

“除此之外應該冇有什麼其他的事了,都還算安寧。”

風天行點了點頭,直接起身前往學院。

黑市會長做事的風格風天行很清楚,他一直都是很靠譜的合作夥伴,但今日這名單卻是有些異樣。

至少應該標註出哪些已經隕落,哪些還有倖存可能。

黑市會長還年輕,怎麼可能犯下這等錯誤。

那唯一的解釋便是,自己轄地當中有變。

不過細想之下,這件事也很正常,自己在外統帥的時間太長了,無論是對抗虛空還是和克家聯絡,自己對這一塊大後方都有些疏忽。

再加上如今還得從魔皇之女那邊獲取魔皇的計劃,洞悉伽羅的舉動,這一切都需要他注意。

哪怕有一氣化三清的神奇手段,風天行也有所疏忽。

自己轄地內的事,怎麼都該自己去看一看。

一路來到學院當中,風天行瞧見了學院當中的魔族們,他們專心修行,冇有任何的異動,隻是在風天

行靠近的時候,他們便主動起身行禮。

這一幕讓風天行有些困惑。

一路走入後山,然後喬裝成為尋常的魔族,再回到學院當中,跟著一群學習功法的魔族們開始了今天的修行路程。

魔族授業,講解道理,一切都很正常,就連功法的傳授都是風天行當初敲定的版本,一切無恙。

“難道是我猜錯了?”

風天行疑惑的摸索著自己的下巴,在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點不妙的感覺湧上心頭,但風不上哪裡有問題,短暫的時間也找不出這裡有什麼問題。

索性暗中吩咐留守此地的丹安排人手再打探一次情報。

無論丹的實力如何,至少他的出身不會有任何問題,克家的奴隸之一,眼下有了擺脫奴隸身份,成為克家維繫和風天行關係的紐帶之一,他可以說是鹹魚大翻身。

誰都有可能背叛他,但在克家冇有背叛的前提之下,丹絕對不會背叛。

隨著風天行的傳音,丹很快就給出了迴應。

而他的第一句話,便是黑市會長最近的資源流動有異樣,尤其是人員變動非常頻繁。

這瞬間引起了風天行的警覺。

“具體的訊息。”

丹繼續傳音。

“從月初起,黑市會長身邊更換了至少三十人,而且基本上都是核心成員,除此之外,屬下感覺到黑市會長最近的資源流動有些異樣,在探索其他主城轄地,並且擴張的前提之下,資源的擴張速度反倒是放緩了不少。

“這些隻是屬下從資源和人手變動裡麵得出的推測,不知真假如何。”

風天行讓丹繼續暗中觀察,然後又陷入了思考當中。

誰能這麼惦記自己的轄地?

最有可能的便是虛空,黑市會長又需要拓寬貿易的道路,虛空是最容易通過這一條路入侵到自己轄地當中的。

隻是風天行早已在自己提督府附近留下了無數法陣,隻要有一絲虛空的氣息泄露,都會暴露出來,這纔是風天行敢讓黑市會長外出尋找貿易和資源的底氣。

而這法陣的位置和數量,以及如何安排,都是掌握在丹的手中,黑市會長甚至不知道這一件事。

簡單來說就是,虛空的可能性太低了。

可不是虛空這又能是誰,想要對自己下手?

風天行搖了搖頭,為丹準備了一份長達兩個月的計劃,一步步將黑市會長手中的權利剝離。

不管如何,黑市會長已經不如往日般忠誠,那他手握這等資源就是一個隱患,終究還得壓製些許。

安排下去之後,風天行直接起身,離開了轄地。

既然是黑市會長在外邊出的變故,那勢必會留下痕跡。

在丹手中得到黑市會長這一個月的外出路線之後,風天行一路開始了搜尋。

自己轄地內可不能出岔子,這事的優先級甚至在魔皇之女的事上。

一切的權利都隻來源於實力,自己的實力不斷上漲,最大的原因便是有一個安穩的轄地,有一個能培養魔族的學

院,這是風天行的根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