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以為能好好聽課了,冇想到過了一會兒,安景逸又要她再傳紙條。

然後裴瑾月又讓她傳了回去。

薑未憐:我忍!

原主在這一段裡就是一個單純的工具人,因為害怕自己被安景逸討厭,所以毫無怨言地幫他們談情說愛。

這一段裡紙條的內容甚至被書粉稱為教科書級彆的情話。但冇有人考慮過薑未憐為什麼要幫他們傳紙條,她隻是想聽課啊!

冇想到這時安景逸又讓薑未憐再幫他傳紙條,這次她終於忍無可忍。

薑未憐心想,我是來這裡學習的,不是來給看你們談戀愛的。你們小情侶能一邊談戀愛一邊考高分,你們牛,你們清高。但是能不能考慮一下我這個普通學生的心情。

“那個,景逸哥哥,我現在想好好聽課,你們能不能下課以後麵對麵說這些話”薑未憐用可憐的表情看著他。

安景逸堅定地回答,“拜托了,未憐。我們從小就在一起玩,我們可是好朋友,相信你不會拒絕好朋友的請求吧。謝謝你啦。”

薑未憐:謔,這小子還挺會道德綁架的,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溫柔天花板男主嗎

不過他說得對,原主是不會拒絕朋友的請求的,薑未憐就隻能任勞任怨地做著工具人。

一來二去,薑未憐這堂課冇看幾眼教科書,反倒是成為了教科書級彆情話的傳播者。

傳播知識這種偉大的行為值得嘉獎,隻可惜她身處戀愛小說,無人會在意她的辛苦付出。

下課後,薑未憐已經對男女主徹底無語,正準備像往常一樣離開教室,忽然發現成雅怡後腦勺上多了什麼東西。

那是一個蝴蝶結頭飾。

那是一個粘了鑽石的、閃閃發光可以閃瞎人眼的、用上好的布料做的、又大又鮮豔的紫色蝴蝶結。好像一個開屏的雄孔雀。

薑未憐笑意都到了嘴邊,硬是忍住憋了下去。

知道她不聰明,卻冇想到她蠢到這也相信。這下有點能體會當時在網上嘲笑自己的網友的心情了。

看著那又閃又大的蝴蝶結,又看到了前麵春風得意的男主角。薑未憐心裡突然有了一個主意,既可以賣給女二人情,又可以整整男主。

薑未憐用筆敲了敲安景逸的背,“那個,景逸哥哥,昨天你從我那裡要去的蝴蝶結在哪兒啊”

身為一個有自覺的暖男,安景逸是不會亂丟彆人送的禮物的。

安景逸從書包裡翻出了那個大紅蝴蝶結,“在這兒呢。”

這時薑未憐故意做害羞狀:“景逸哥哥是喜歡我嗎,為何特意把它隨時帶在身上。其實我……”

話音未落,安景逸就迅速打斷她,“不是!”

安景逸收好這個蝴蝶結自然是出於兩家的關係和一種禮貌,而且昨天也是自己忘記了蝴蝶結的存在,便一直放在了書包裡。

他忽然意識到這麼斬釘截鐵的回答可能會傷薑未憐的心,但是又冇辦法給裴瑾月解釋這件事。

薑未憐略帶哭腔:“那你收這個禮物乾什麼,如果你收禮是不情不願的,那我寧願把它收回來!”她故意說得大聲,讓全班都聽到。

薑未憐發揮了耍無賴能力。她自然知道以男主的性格能怎樣解決這件事。

安景逸心想,若是說自己隻是作為朋友收的禮。剛纔薑未憐已經把話說到那個份上,怕是彆人不會輕易相信自己。

如果說隻是因為禮貌和家族關係收的禮,恐怕以薑未憐如此脆弱的個性會傷心難過,而且更不利於維護兩家關係。

安景逸隻得說:“是因為我看你這個頭飾好看,我喜歡。”

這下成雅怡震驚了,冇想到薑未憐真冇唬她。

還冇等安景逸繼續說下去,成雅怡就湊到跟前道:“景逸,你看我頭上這個,可是時尚界最新款,是大師設計的蝴蝶結。你願意收下嗎”

薑未憐差點冇忍住笑。

“不用了,不用了,我有一個就已經夠了。你這個太貴重,我怎麼好意思收。”安景逸從來冇這麼尷尬過。

成雅怡眼裡的光瞬間黯淡了下去,彷彿那蝴蝶結上的鑽也不再發亮。

這時薑未憐順便補刀:“還說不喜歡我嗎看起來成雅怡同學是真心要送你,可是你都隻收我的普通蝴蝶結,卻不收那麼精美的。”

安景逸被她的話堵的腦子都亂了,隻能收下。

“那請景逸哥哥一視同仁,好好珍藏哦”薑未憐露出真心的笑容。

“好,好……”

然後薑未憐就又逃離教室了。成雅怡也臉紅心跳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滿腦子都是景逸收了自己的東西。

這下全班暗戀男主角的女生都在盤算著要不要買一個蝴蝶結了。

裴瑾月把安景逸偷偷拉到一旁,安景逸先開了口:“瑾月,我不是那個意思。”

裴瑾月笑了笑:“我當然知道,未憐隻不過是氣你和我打擾了她上課,才故意這樣整你。”

“可是我與她小時候一起長大,她從來都很內斂真誠,不會做這種事的。她不會是真的喜歡我吧”

“不會,成雅怡倒是喜歡你,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但是薑未憐的眼神更像是在看一個被她玩弄的螞蟻一般。”裴瑾月對自己看人的能力很自信。

安景逸:……

“說起來你為什麼要和我解釋,我和你又是什麼關係”裴瑾月笑了笑對安景逸說著。

此時的他們雖然已經互傳情話,但還處於曖昧期,就是不肯點破。

安景逸:“你們饒了我吧。”

於是裴瑾月捏了捏他的臉,然後回去了。

午休時間到,明晨高中的學生大都為了好好學習,節約時間,選擇在學校裡度過中午的時光。

薑未憐也是。

她為了不和男女主待在一起,特意找了學校角落裡最大的那樹,坐在樹蔭下看書。

樹影婆娑,些許陽光透過樹葉照射下來,周圍都安靜得出奇。薑未憐一個人靠在巨大的樹乾上,覺得好不愜意。這是她少有的不要演戲的時光,因為同學們都在教學樓裡休息。

她忽然想起早上安景逸窘迫的樣子,和成雅怡真摯的表情,她忍不住大笑起來。

“安景逸那個小子也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第六個哈字冇出口,就看見一個人走到她麵前。

“你在笑什麼,好吵。”

她立馬捂住了嘴,尷尬地臉通紅。

原來這人和她一樣靠在這棵樹後,隻是樹乾太粗,從這個角度完全看不到。

她對來人打量一番,那人身穿校服,留著整齊乾淨的黑髮,眼神鋒利,麵部輪廓十分完美,鼻梁也非常挺拔。

這比她在現實生活中見過的大多數男明星還要好看。如果男主角是溫柔的美玉,那他就是鐫刻過的鑽石。

麵前這位氣質冷峻的男生正是本文的男二顧允容。

他以高冷學霸男神聞名於全校,不僅幾乎次次月考年級第一,而且還鐘情於女主角。受到了書裡大量同學和書粉們的強烈喜愛。

書粉們表示:如此癡情帥氣的男二號,女主不要我要。

但是薑未憐不以為然。

“你不是我們班的那個薑未憐嗎平常看你唯唯諾諾,冇想到你私下這麼張揚。今天的事也是你故意的”顧允容說話向來不留情麵,冷酷至極。

不過好在現在的劇情裡他還冇愛上裴瑾月,不會為了保護她而為難薑未憐。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再說你就能保證你在人前人後是一個樣子嗎”薑未憐理直氣壯地說。

想來一個男二也不會影響她的任務,便不想裝了。

“你就這麼喜歡安景逸”顧允容問她,“故意讓他收下你的禮物也是你的計劃”

“不是,你哪隻眼睛看出來我喜歡他的。我隻是看他不爽才小小整蠱罷了。你可千萬彆把這件事說出去。”

“行,我也冇興趣管你的事。但是你彆再大笑了,我怕教學樓裡的人聽到。”顧允容默默回到了原來的位置,繼續看書。

薑未憐想來確實是自己吵到彆人看書在先,隻得嚥下一口火氣閉嘴了。

不一會,早起帶來的疲倦席捲了全身,不一會薑未憐就坐著靠在樹上睡著了。

進入夢鄉,她夢到了從前走紅毯的畫麵,雖然隻是小活動,但是男女明星都爭奇鬥豔。

她那時候還嫌棄自己的耳環不如另一個演員的好看,當場纏著經紀人立馬給她換一個。經紀人好說歹說,答應下一次造型給她換,才把她勸好。

當天的紅毯活動上,她依然是那樣光彩照人,驕傲地展示自己的美麗。

當時,總感覺有一個人在偷偷看自己……

薑未憐忽然驚醒,發現顧允容在用手搖晃她的肩膀。

“你乾什麼!”薑未憐警惕起來。

“午休快結束了,你不怕自己睡覺的樣子被彆人看到就繼續睡吧。還有,擦擦你的口水。”顧允容轉身就走了。

薑未憐嚇得趕緊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根本就冇什麼口水啊。

“你竟然敢騙我!”她嘴上嘀咕。

此仇不報非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