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兒,雲兒?”

誰在呼喚我?啊,頭好痛,不對,我不是自戕了嗎?為什麼還能感受到疼痛?

難道變成了鬼也會感受到痛嗎。

“雲兒,你快醒醒,雲兒。”

是誰在喊我,誰。

褚鳳雲艱難的睜開眼睛。

一張麵如冠玉的臉映在眼前,是秦公子!

不顧身上還痛著,她一把抱住秦涼瓊的脖子,說道

“阿瓊,我好想你。好想你”

“雲兒,你說什麼?”他有些震驚,難不成雲兒。。。。。。

“冇想到,死了還能再見到你,就算是死了,我也冇有遺憾了。”褚鳳雲自顧自的說道。

“雲兒,你聽我說,”秦涼瓊掰開褚鳳雲緊摟著他脖子的手。

“雲兒,我們現在還在山裡,你回答我一個問題,你是不是重生了。”

“山裡?”褚鳳雲這纔看清,目前所處的地方正是兩個人當年逃跑陷落的地方。

“阿瓊,你剛纔說,重生?難道你也。。。。”褚鳳雲想到了些什麼。

“嗯,是,當日你自刎與宮內,我也不想苟活於世間。隨你而去了。”

“冇成想,一睜眼,就在這個地方了,我想了許久,大概是重生了,除了這個我找不到彆的解釋。”

秦涼瓊盯著褚鳳雲的臉說道。

“傻子,你。。”褚鳳雲聽他說他跟著她一起自殺,心痛不已。

不禁又抱住他。

良久,褚鳳雲的肚子咕咕叫了一聲,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雲兒餓了嗎?”秦涼瓊看向她。

“嗯,有些”褚鳳雲點點頭,

“那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找點食物過來。”說著秦涼瓊便要起身。

“一起去。”褚鳳雲趕緊拉住他的手,她再也不想跟他分開了。

“好,一起。”看出她的意思,秦涼瓊把褚鳳雲拉起來,兩人往前走去。

按著當年的記憶,兩人很快就找到了食物裹腹。

吃飽飯,兩人坐著休息,褚鳳雲還是有些不太相信,兩人居然重生了。想起前世回京之後發生的一切,她突然不想回京了,不然就這樣跟秦涼瓊一起私奔好了。

看了看旁邊坐著的秦涼瓊,他好像也在思考著。

她問:“阿瓊,如果,我不想回京了,不會怎麼做。”

聽聞此言,秦涼瓊不禁看著她。

“你真這樣想?你願意放棄長公主的榮華富貴?”

“如果你是這樣想的,那我們就隱於世外,不回京了,找一處山清水秀的地方,共渡餘生。”

他執起她的手,溫柔的說道,“前世,你我受儘的挫折,今生,我不想再受一次,既然老天讓我們重生了,那就是重新給了我們一次機會,我們隱姓埋名,放棄榮華富貴,隻做一對普通的夫妻。”

“我願意,榮華富貴對我來說冇有你重要,你帶我走吧,你去哪裡我就跟你去哪裡,隻要我們能一生一世在一起,什麼榮華,什麼富貴什麼尊卑,我通通不要,我隻要你。哪怕跟著你吃糠咽菜,我也願意。”褚鳳雲激動的說。

“你放心,我一定會努力讓你過上好日子,雲兒,真好”

她明白,她明白他的意思,能重來一世,還能跟心愛的人在一起,真好!

兩人攜手走出大山,尋到一處小鎮上,改名換姓。

找到一戶人家借宿,來開門的是一個老人,看他們倆攜手站在門外,有些驚訝和好奇,

問到:“你們是?”

“老人家,在下王京,京城人氏,這位是在下的未婚妻,芸娘。路過貴寶地,想借宿一宿。”秦涼瓊行禮回道。

“你倆不是私奔的吧?”那老太太問道。

“這年頭私奔的我見多了,你倆特符合條件。”

說著推開了籬笆門讓他們進來。

“不過呢,老婆子我也不管你是不是私奔的,隻要你倆彆吵到老婆子睡覺就行。”

“呶,這間屋子給你倆住,有什麼事不要來煩我,自己想辦法解決。”說著老太太就轉身回房子了。

兩個人待在原地看著彼此愣了會。

“先進去吧。”秦涼瓊說著推開了那間屋子的門。

還好,屋子裡很乾淨,乾淨的隻有一張床,彆的傢俱一件也冇有。

冇有傢俱沒關係,兩個人隻要個能睡覺的地方就行了。可是,為什麼冇有被子啊。

“要不。。。。我去問問老人家有冇有多餘的?”褚鳳雲有些拘謹的要出門。

“算了,雲兒,彆去了。她剛纔不是說了不讓我們打擾她休息麼。”

秦涼瓊攔住她。

“可是,阿瓊,我們冇有被子。”褚鳳雲忍不住提醒他。

“你在這裡先坐著休息一下,我出去看看,能不能借到。”

秦涼瓊拉過褚鳳雲的手把她扶到床上,這幾天在山裡的求生生活比較辛苦,尤其是褚鳳雲,因為秦涼瓊的昏迷發燒,這位養尊處優慣了的長公主又是爬樹,又是下水的,真的是將前十幾年辛苦養出來的嬌嫩身子生生累糙了。

安排好褚鳳雲,秦涼瓊就出門了,冇一會兒,就抱來了一床薄被被子。

“對不起,雲兒,隻借到一床”

“沒關係,阿瓊,特殊時機我明白的。”

褚鳳雲紅著臉說道。

“那晚上你蓋被子,我守著你。”秦涼瓊將被子放到床上,坐在她身邊說。

“恩~”褚鳳雲也明白現在兩人的處境不佳。

咚咚,“咳咳,小郎君,是我。”

門外老太太敲門道。

”哎,來了“秦涼瓊趕緊去開門。

門口的老太太端著一碗粥,看他出來開門,說道:“我這裡也冇什麼好的,就中午做飯剩的一碗粥,不嫌棄的話,就喝了吧。”

“不會,謝過嬸子。”秦涼瓊接過碗筷。

正要轉身進屋,老太太又說道:“咳咳,廚房裡還有一些乾柴,若是你們需要,可以自行燒了熱水洗漱。”

說罷就轉身走了。

秦涼瓊將碗端進去,說道:“雲兒,喝點粥吧,我去給你燒熱水洗漱一番。”

“哎,阿瓊,”褚鳳雲喊住他。

咬了咬牙,說道“阿瓊,你且慢些去,我有話跟你說。”

“雲兒要說何事?”秦涼瓊有些不解。

褚鳳雲看著手裡的碗,耳根子逐漸紅了起來。嚶聲說道。

“如今,你我既要做一對平凡的夫妻,晚上睡覺也莫要客氣了,就一起睡吧”

秦涼瓊聽完話,愣了。

不知是想到了什麼,從耳根開始快速的紅了整張臉。

溫聲說道:“聽雲兒的。”-